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下一页    英文


一个故事

 

花园里的苹果树都开了花。它们想要在绿叶没有长好以前就赶快开出花朵。院子里的小鸭都跑出来了,猫儿也跟着一起跑出来了:他是在舔着真正的太阳光——舔着他的脚爪上的太阳光。如果你朝田野里望,你可以看到一片青翠的小麦。所有的小鸟都在吱吱喳喳地叫,好像这是一个盛大的节日似的。的确,你也可以说这是一个节日,因为这是星期天。

教堂的钟声在响着。大家穿着最好的衣服到教堂去,而且都显出非常高兴的样子。是的,所有的东西都表现出一种愉快的神情。这的确是一个温暖和幸福的日子。人们可以说:“我们的上帝对我们真好!”

不过在教堂里,站在讲台上的牧师却是大叫大喊,非常生气。他说:人们都不信上帝,上帝一定要惩罚他们;他们死了以后,坏的就被打入地狱,而且在地狱里他们将永远被烈火焚烧。他还说,他们良心的责备将永远不停,他们的火焰也永远不灭,他们将永远得不到休息和安静。

听他的这番讲道真叫人害怕,而且他讲得那么肯定。他把地狱描写成为一个腐臭的地洞;世界上所有的脏东西都流进里面去;那里面除了磷火以外,一点儿空气也没有;它是一个无底洞,不声不响地往下沉,永远往下沉。就是光听这个故事,也够叫人心惊胆战的了。但是牧师的这番话语是从心里讲出来的,所以教堂里的听众都给吓得魂不附体。

但是外面的许多小鸟却唱得非常愉快,太阳光也非常温暖,每一朵小花都好像在说:“上帝对我们大家太好了。”是的,外面的情形一点也不像牧师描写得那么糟。

在晚上要睡觉的时候,牧师看见他的太太坐着一声不响,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你在想什么呢?”他问她。

“我在想什么?”她说。“我觉得我想不通,我不能同意你所讲的话。你把不敬上帝的人说得那么多,你说他们要永远受火烧的刑罚。永远,唉,永远到什么时候呢?连像我这样一个有罪的女人都不忍让最坏的恶人永远受着火刑,我们的上帝怎么能呢?他是那么仁慈,他知道罪过的形成有内在的原因,也有外在的原因。不,虽然你说得千真万确,我却没有办法相信。”

这时正是秋天,叶子从树上落下来。这位严峻和认真的牧师坐在一个死人的旁边;死者怀着虔诚的信心把眼睛合上了。这就是牧师的妻子。

“如果说世上有一个人应该得到上帝的慈悲和墓中的安息的话,这个人就是你!”牧师说。他把他的双手合起来,对死者的尸体念了一首圣诗。

她被抬到墓地里去,这位一本正经的牧师的脸上滚下了两滴眼泪。他家里现在是静寂无声,太阳光消逝了,因为没有了她。

这正是黑夜,一阵冷风吹到牧师的头上来,他把眼睛睁开;这好像月亮已经照进他的房间里来了,但是并没有月亮在照着。在他的床面前站着一个人形。这就是他的死去了的妻子的幽灵。她用一种非常悲哀的眼光望着他,好像她有一件什么事情要说似的。

他直起一半身子,把手向她伸过来:“你没有得到永恒的安息吗?你在受苦吗?你——最善良的、最虔诚的人!”

死者低下头,作为一个肯定的回答。她把双手按在胸口。

“我能想办法使你在墓里得到安息吗?”

“能!”幽灵回答说。

“怎样能呢?”

“你只须给我一根头发,一根被不灭的火所烧着的罪人头上的头发——这是一个上帝要打下地狱、永远受苦的罪人!”

“你,纯洁而虔诚的人,你把得救看得这样容易!”

“跟着我来吧!”死者说,“上帝给了我们这种力量。只要你心中想到什么地方去,你就可以从我身边飞到什么地方去。凡人看不见我们,我们可以飞到他们最秘密的角落里去。你必须用肯定的手,指出那个注定永远受苦的人,而且你必须在鸡叫以前就把这个人指出来。”

他们好像是被思想的翅膀托着似的,很快地就飞到一个大城市里去了。所有房子的墙上都燃着火焰所写成的几件大罪的名称:骄傲、贪婪、酗酒、任性——总之,是一整条7种颜色的罪孽所组成的长虹。

“是的,”牧师说,“在这些房子里面,我相信——同时我也知道——就住着那些注定要永远受火刑的人。”

他们站在一个灯火辉煌的、漂亮的大门口。宽广的台阶上铺着地毯和摆满花朵,欢乐的大厅里飘出跳舞的音乐。侍者穿着丝绸和天鹅绒的衣服,手中拿着包银的手杖。

“我们的舞会比得上皇帝的舞会,”他说。他向街上的人群望了一眼;他的全身——从头到脚——射出这样一个思想:“你们这群可怜的东西,你们朝门里望;比起我来,你们简直是一群叫花子!”

“这是骄傲!”死者说,“你看到他没有?”

“看到了,但是他不过是一个傻瓜,一个呆子。他不会受永恒的火刑和痛苦的。”

“他不过是一个傻子!”整个“骄傲”的屋子发出这样的一个声音。他们都“只不过是傻子”。

他们飞到“贪婪”的四堵墙里面去。这里有一个干瘦的老家伙,又饥又渴,冻得发抖,但是他却聚精会神地抱着他的金子。他们看到他怎样像发热似地从一个破烂的睡榻上跳下来,挪开墙上一块活动的石头,因为那里面藏着他的装在一只袜子里的许多金币。他抚摸着褴褛的上衣,因为它里面也缝的有金币;他的潮湿的手指在发抖。

“他病了。他害的是一种疯病,一种没有乐趣的、充满了恐怖和噩梦的疯病。”

他们匆忙地走开了。他们站在一批罪犯的木板床旁边。这些人紧挨着睡成一排。

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像一只野兽似地从睡梦中跳起来,发出一个可怕的尖叫声。他用他的瘦削的手肘把他旁边的一个人推了几下。这人在睡梦中翻了一个身,说:

“闭住嘴吧,你这个畜生,赶快睡呀!你每天晚上总是来这一套!”

“每天晚上?”他重复着说。“是的,他每天晚上总是来对我乱叫,折磨着我。我一发起脾气来,不做这就要做那,我生下来就是脾气坏的。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关在这儿了。不过,假如说我做了坏事,我已经得到了惩罚。只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承认。上次我从牢里出来的时候,从我主人的田庄附近走过,心里不知怎的忽然闹起别扭来。我在墙上划了一根火柴——我划得离开草顶太近,立刻就烧起来了。火燎起来正好像脾气在我身上发作一样。我尽量帮忙救这屋子里的牲口和家具。除了飞进火里去的一群鸽子和套在链子上的看门狗以外,什么活东西也没有烧死。我没有想到这只狗,人们可以听见它在号叫——我现在在睡觉的时候还能听见它号叫。我一睡着,这只毛茸茸的大狗子就来了。它躺在我身上号叫,压着我,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告诉你吧:你可以睡得打呼噜,一整夜打呼噜,但是我只能睡短短的一刻钟。”

这人的眼睛里射出血丝。他倒到他的朋友身上,紧捏着一个拳头朝他的脸上打来。

“疯子又发作了!”周围的人齐声说。其余的罪犯都把他抓住,和他揪作一团。他们把他弯过来,使他的头夹在两腿中间,然后再把他紧紧地绑住。他的一双眼睛和全身的毛孔几乎都要喷出血来了。

“你们这样会把他弄死的,”牧师大声说,“可怜的东西!”他向这个受够了苦的罪人身上伸出一只保护的手来;正在这时候,情景变了。他们飞过富丽的大厅,他们飞过贫穷的房间。“任性”、“嫉妒”和其他主要的“罪孽”都在他们身边走过。一个作为裁判官的安琪儿宣读这些东西的罪过和辩护。在上帝面前,这并不是重要的事情,因为上帝能够洞察人的内心;他知道心里心外的一切罪过;他本身就是慈悲和博爱。牧师的手颤抖起来,他不敢伸出手在这罪人的头上拔下一根头发。眼泪像慈悲和博爱的水一样,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把地狱里的永恒的火滴熄了。

这时鸡叫了。

“慈悲的上帝!只有您能让她在墓里安息,我做不到这件事情。”

“我现在已经得到安息了,”死者说。“因为你说出那样骇人的话语,你对他和他的造物感到那样悲观,所以我才不得不到你这儿来!好好地把人类认识一下吧,就是最坏的人身上也有一点上帝的成份——这点成份可以战胜和熄灭地狱里的火。”

牧师的嘴上得到了一个吻,他的周围充满了阳光。上帝的明朗的太阳光射进房间里来。

他的活着的、温柔和蔼的妻子把他从上帝送来的一个梦中唤醒。

 

这个小故事是从1851年哥本哈根出版的安徒生写的一本游记《在瑞典》中选出来的,为该书的第8章。安徒生儿时受父母的影响,信奉上帝,但他在这里不是宣扬宗教,而是表达他个人的信念:“好好地把人类认识一下吧,就是最坏的人身上也有一点上帝的成分——这点成分可以战胜和熄灭地狱里的火。”他对人类充满了希望,虽然人类的邪恶和弱点他已经体会很深;而且对此也写了不少的作品加以鞭挞。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