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孩子们的闲话

 

一个大商人举行了一个儿童招待会。有钱人的孩子和有名人的孩子都到了。这个商人很了不起,是个有学问的人:他曾经进过大学,因为他的可敬的父亲要他进。这位父亲本来是一个牛贩子,不过很老实和勤俭。这可以使他积钱,因此他的钱也就越积越多了。他很聪明,而且也有良心;不过人们谈到他的钱的时候多,谈到他的良心的时候少。

在这个商人的家里,常有名人出出进进——所谓有贵族血统的人,有知识的人和两者都有的,或两者完全没有的人。现在儿童招待会或儿童谈话会正在举行;孩子们心里想到什么就讲什么。他们之中有一位很美丽的小姑娘,她可是骄傲得不可一世。不过这种骄傲是因为佣人老吻她而造成的,不是她的父母,因为他们在这一点上还是非常有理智的。她的爸爸是一个“祗候人”,而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职位——她知道这一点。

“我是一个祗候人的女儿呀!”她说。

她也很可能是一个住在地下室的人的女儿,因为谁也没有办法安排自己的出身。她告诉别的孩子们,说她的“出身很好”;她还说,如果一个人的出身不好,那么他就不会有什么前途。因此他读书或者努力都没有什么用处。所以一个人的出身不好,自然什么成就也不会有。

“凡是那些名字的结尾是‘生’字的人,”她说,“他们在这世界上决弄不出一个什么名堂来的!一个人应该把手叉在腰上,跟他们这些‘生’字辈的人保持远远的距离!”于是她就把她美丽的小手臂叉起来,把她的胳膊肘儿弯着,来以身作则。她的小手臂真是非常漂亮。她也天真可爱。

不过那位商人的小姑娘却很生气,因为她爸爸的名字是叫做“马得生”,她知道他的名字的结尾是“生”。因此她尽量做出一种骄傲的神情说:

“但是我的爸爸能买一百块钱的麦芽糖,叫大家挤作一团地来抢!你的爸爸能吗?”

“是的,”一位作家的小女孩说,“但是我的爸爸能把你的爸爸和所有的‘爸爸’写在报纸上发表。我的妈妈说大家都怕他,因为他统治着报纸。”

这个小姑娘昂起头,好像一个真正的公主昂着头的那个样子。

不过在那扇半掩着的门外站着一个穷苦的孩子。他正在朝门缝里望。这小家伙是那么微贱,他甚至还没有资格走进这个房间里来。他帮女厨子转了一会儿烤肉叉,因此她准许他站在门后偷偷地瞧这些漂亮的孩子们在屋子里作乐。这对他说来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啊,如果我也在他们中间!”他想。于是他听到他们所讲的一些话。这些话无疑使他感到非常不快。他的父母在家里连一个买报纸的铜子也没有,更谈不上在报纸上写什么文章。最糟糕的是他爸爸的姓——因此也就是他自己的姓——是由一个“生”字结尾的!所以他决不会有什么前途的。这真叫人感到悲哀!不过他究竟是生出来了,而且就他看来,出生得也很好。

这是不用怀疑的。

这就是那个晚上的事情!

从那以后,许多年过去了,孩子们都已成了大人。这城里有一幢很漂亮的房子。它里面藏满了美丽的东西和珍宝,大家都喜欢来参观一下,甚至住在城外的人也跑来看它。我们刚才谈到的那些孩子之中,谁能说这房子是自己的呢?是的,这是很容易弄清楚的!不,不,也不是很容易。这幢房子是属于那个穷苦的孩子的——他已经成了一个伟大的人,虽然他的名字的结尾是一个“生”字——多瓦尔生。

至于其余的三个孩子呢?那个有贵族血统的孩子,那个有钱的孩子,那个在精神上非常骄傲的孩子呢?唔,他们彼此都没有什么话说——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他们的命运都很好。

那天晚上他们所想的和所讲的事情,不过都是孩子的闲话罢了。

 

这篇小品最初发表在1859年哥本哈根出版的《新的童话和故事集》第1卷第3辑。它的主题很清楚:那天晚上集在房间里自诩出身好,家境好,前途好的孩子们“所想的和所讲的事情,不过都是孩子们的闲话罢了”。因为事实证明真正创造出了伟大前途的是“在那扇半掩着的门外站着一个穷苦的孩子……这小家伙是那么微贱,他甚至还没有资格走进这个房间里来”。安徒生在写这篇作品的时候无疑也联想起了他自己和他的朋友,世界知名的雕刻大师多瓦尔生——他是一个乡下木匠的孩子。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