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蜗牛和玫瑰树

 

在一个花园的周围,有一排榛树编的篱笆。篱笆的外面是田地和草场,上面有许多母牛和羊。不过在花园的中央有一株开着花的玫瑰树。树底下住着一只蜗牛。他的壳里面有一大堆东西——那就是他自己。

“等着,到时候看吧!”他说。“我将不止开几次花,或结几个果子,或者像牛和羊一样,产出一点儿奶。”

“我等着瞧你的东西倒是不少哩!”玫瑰树说。“我能不能问你一下,你的话什么时候能够兑现呢?”

“我心里自然有数,”蜗牛说。“你老是那么急!一急就把我弄得紧张起来了。”

到了第二年,蜗牛仍然躺在原来的地方,在玫瑰树下面晒太阳。玫瑰树倒是冒出了花苞,开出了那永远新鲜的花朵。

蜗牛伸出一半身子。把触角探了一下,接着就又缩回去了。

一切东西跟去年完全一样!没有任何进展。玫瑰树仍然开着玫瑰花;他没有向前迈一步!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玫瑰树老是开着花,冒出花苞,一直到雪花飘下来,天气变得阴森和寒冷为止。这时玫瑰树就向地下垂着头,蜗牛也钻进土里去。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玫瑰花开出来了,蜗牛也爬出来了。

“你现在成了一株老玫瑰树了!”蜗牛说。“你应该早点准备寿终正寝了,你所能拿出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了;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是一个问题。我现在也没有时间来考虑。不过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你没有对你个人的发展做过任何努力,否则你倒很可能产生出一点别的像样的东西呢。你能回答这问题吗?你很快就会只剩下一根光杆了!你懂得我的意思吗?”

“你简直吓死我!”玫瑰树说。“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是的,你从来不费点脑筋来考虑问题。你可曾研究一下,你为什么要开花,你的花是怎样开出来的——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别样吗?”

“没有,”玫瑰树说。“我在欢乐中开花,因为我非开不可。太阳是那么温暖,空气是那么清爽。我喝着纯洁的露水和大滴的雨点。我呼吸着,我生活着!我从土中得到力量,从高空吸取精气;我感到一种快乐在不停地增长;结果我就不得不开花,开完了又开。这是我的生活,我没有别的办法!”

“你倒是过着非常轻快的日子啦,”蜗牛说。

“一点也不错。我什么都有!”玫瑰树说。“不过你得到的东西更多!你是那种富于深思的人物,那种得天独厚的、使整个世界惊奇的人物。”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类事儿,”蜗牛说。“世界不关心我!我跟世界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自己和我身体里所有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难道我们不应该把我们最好的东西,把我们的能力所能办得到的东西都拿出来么?当然,我只能拿出玫瑰花来。可是你?……你是那么得天独厚,你拿出什么东西给这世界呢?你打算拿出什么东西来呢?”

“我拿出什么东西呢?拿出什么东西?我对世界吐一口唾沫!世界一点用也没有,它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你拿出你的玫瑰花来吧,你做不出什么别的事情来!让榛树结出果子吧,让牛和羊产出奶吧;他们各有各的群众,但是我身体里也有我的群众!我缩到我身体里去,我住在那儿。世界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蜗牛就这样缩进他的屋子里去了,同时把门带上。

“这真是可悲!”玫瑰树说。“即使我愿意,我也缩不进我的身体里面去——我得不停地开着花,开出玫瑰花。花瓣落下来,在风里飞翔!虽然如此,我还看到一朵玫瑰夹在一位主妇的圣诗集里,我自己也有一朵玫瑰被藏在一个美丽年轻的女子的怀里,另一朵被一个充满了快乐的孩子拿去用嘴唇吻。我觉得真舒服,这是真正的幸福。这就是我的回忆——我的生活!”

于是玫瑰老是天真地开着花,而那只蜗牛则懒散地呆在他的屋子里。世界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许多年过去了。

蜗牛成了尘土中的尘土,玫瑰树也成了泥巴中的泥巴。那本圣诗集里作为纪念的玫瑰也枯萎了;可是花园里又开出新的玫瑰花来;花园里又爬出新的蜗牛来。这些蜗牛钻进他们的屋子里去,吐出唾沫,这个世界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要不要把这故事从头再读一遍?……它决不会有什么两样。

这篇小故事发表于1862年在哥本哈根出版的《新的童话和故事集》第2卷第2部里。它是作者18615月在罗马写成的。据说故事的思想来源于安徒生个人的经验。这里的玫瑰树可能就代表他自己——创作家,而蜗牛则影射评论家——他们不创作,但会发表一些深奥的、作哲学状的议论,如:“你为什么要开花,你的花是怎样开出来的——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别样呢?”安徒生在意大利旅行的时候,收到一封从丹麦寄来的信,拆开一看,里面是一份批评他的作品的剪报。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