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纸牌

 

人们能够用纸剪出和剪贴出多少可爱的东西来啊!小小的威廉就这样贴出了一个宫殿。它的体积很大,占满了整个桌面。它涂上了颜色,好像它就是用红砖砌的,而且还有发亮的铜屋顶呢。它有塔,也有吊桥;河里的水,[朝下面一望,]就好像是镜子——它的确是镜子做的。在最高的那个塔上还有一个木雕的守塔人。他有一个可以吹的号筒,但是他却不去吹。

这个小孩子亲自拉起或放下吊桥,把锡兵放在吊桥上列队走过,打开宫殿的大门,朝那个宽大的宴会厅里窥望。厅里挂着许多镶在镜框里的画像。这都是从纸牌里剪出来的:红心、方块、梅花和黑桃等。国王们头上戴着王冠,手中拿着王节;王后们戴着面纱,一直垂到肩上。她们的手里还拿着花。杰克拿着戟和摇摆着的羽毛。

有一天晚上,这个小家伙朝敞开的宫殿大门偷偷地向大厅里窥望。它的墙上挂着的许多花纸牌。它们真像大殿上挂着的古老画像。他觉得国王似乎在用王节向他致敬,黑桃王后在摇着她手里的郁金香,红心王后在举起她的扇子。四位王后都客气地表示注意到了他。为了要看得仔细一点,他就把头更向前伸,结果撞着了宫殿,把它弄得摇动起来。这时红心、方块、梅花和黑桃的四位杰克就举起戟,警告他不要再向前顶,[因为他的头太大了。] 小家伙点点头,接着又点了一次。然后他说:“请讲几句话吧!”但是花纸牌一句话也不说。不过当他对红心杰克第三次点头的时候,后者就从纸牌——[它像一个屏风似的挂在墙上——里跳出来。他站在中央,帽子上的那根羽毛摇动着,手里拿着一根铁皮包着的长矛。]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这个小家伙。“你有明亮的眼睛和整齐的牙齿,但是你的手却洗得不勤!”

这句话当然是说得不客气的。

“我叫威廉,”小家伙说。“这个宫殿就是属于我的,所以你就是我的红心杰克!”

“我是我的国王和王后的杰克,不是你的!”红心杰克说。“我可以从牌里走出来,从框架里走出来;比起我来,我高贵的主人更可以走出来。我们可以一直走到广大的世界上去,不过我们已经出去厌了。坐在纸牌里,保持我们的本来面目,要比那样舒服和愉快得多。”

“难道你们曾经是真正的人吗?”小家伙问。

“当然是的!”红心杰克说,“不过不够好就是了。请你替我点一根蜡烛吧——最好是一根红的,因为这就是我的、也是我的主人的颜色。这样,我就可以把我们的故事告诉给宫殿的所有人——因为你说过,你就是这个宫殿的所有人。不过请你不要打断我。如果我讲故事,那就得一口气讲完!”

于是他就讲了:

“这里有四个国王,他们都是兄弟;不过红心国王的年纪最大,因为他一生下来就有一个金王冠和金苹果,他立刻就统治起国家来。他的王后生下来就有一把金扇子——[你可以看得出来,]她现在仍然有。他们的生活过得非常愉快,他们不须上学校,他们可以整天地玩耍。他们造起宫殿,又把它拆下来;他们做锡兵,又和玩偶玩耍。如果他们要吃黄油面包,面包的两面总是涂满了黄油的,而且还撒了些红糖。那要算是一个最好的时候,不过日子过得太好人们也就会生厌了。他们就是这样——于是方块就登基了!”

“结果是怎样呢?”小家伙问,不过红心杰克再也不开口了。他笔直地站着,望着那根燃着的红蜡烛。

结果就是如此。小家伙只好向方块杰克点头。他点了三次以后,方块杰克就从纸牌里跳出来,笔直地站着,说了这两个字:“蜡烛。”!

小家伙马上点起一根红蜡烛,放在他的面前。方块杰克举起他的戟致敬,同时把故事接着讲下去。[我们现在把他的话一字不漏地引下来:] “接着方块国王就登基了!”他说,“这位国王的胸口上有一块玻璃,王后的胸口上也有一块玻璃,人们可以望见他们的内心,而他们的内脏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两样。他们是两个可爱的人,因此大家为他们建立了一个纪念碑。这个纪念碑竖了足足七年没有倒,虽然它是为了要永垂不朽而建立的。”

方块杰克敬了礼,于是就呆呆地望着那根红蜡烛。小小的威廉还来不及点头,梅花杰克就一本正经地走下来了,正好像一只鹳鸟在草地上走路的那副样儿。纸牌上的那朵梅花也飞下来了,像一只鸟儿似的向外飞走,而且它的翅膀越变越大。它在他头上飞过去,然后又飞回到墙边的那个白纸牌上来,钻到它原来的位置上去。梅花杰克和前面的那两位杰克不同,没有要求点一根蜡烛就讲话了: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吃到两面涂满了黄油的面包的。我的国王和王后就没有吃到过。[他们是最应该吃的,]不过他们得先到学校里去学习国王不曾学过的东西。他们的胸口也有一块玻璃,不过人们看它的时候只是想知道它里面的机件出毛病没有。我了解情况,因为我一直就在为他们做事——我现在还在为他们做事,服从他们的命令。我听他们的话,我现在敬礼!”[于是他就敬礼了。] 威廉也为他点起一根蜡烛——一根雪白的蜡烛。

黑桃杰克忽然站出来了。[他并没有敬礼,]他的腿有点跛。

“你们每个人都有了一根蜡烛,”他说,“我知道我也应该有一根!不过假如我们杰克都有一根,我们的主人就应该有三根了。[我是最后一个到来,我们已经是很没有面子了,人们在圣诞节]还替我起了一个绰号:故意把我叫做‘哭丧的贝尔’,[谁也不愿意我在纸牌里出现。]是的,我还有一个更糟糕的名字——说出来真不好意思:人们把我叫做‘烂泥巴’。我这个人起初还是黑桃国王的骑士呢,但现在我可是最末的一个人了。我不愿意叙述我主人的历史。你是这位宫殿的所有人,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请你自己去想象吧。不过我们是在下降,不是在上升,除非有一天我们骑着枣红马向上爬,爬得比云还高。”

于是小小的威廉在每一个国王和每一个王后面前点了三根蜡烛,骑士的大殿里真是大放光明,比在最华贵的宫廷里还要亮。这些高贵的国王和王后们客客气气地彼此致敬,红心王后摇着她的金扇子,黑桃王后捻着她那朵金郁金香——它亮得像燃着的火,像燎着的焰花。

这高贵的一群跳到大殿中来,舞着,[一忽儿像火光;一忽儿像焰花。]整个宫殿像一片焰火,威廉惊恐地跳到一边,大声地喊:“爸爸!妈妈!

宫殿烧起来了!”宫殿在射出火花,在烧起来了:

“现在我们骑着枣红马爬得很高,比云还要高, 爬到最高的光辉灿烂中去。这正是合乎国王和王后的身份。杰克们跟上来吧!”

是的,威廉的宫殿和他的花纸牌就这样完事了。威廉现在还活着,也常常洗手。

他的宫殿烧掉了,这不能怪他。

这篇童话最初发表在18691月纽约出版的《青少年河边杂志》上。从1868年到1872年间安徒生陆续给这个刊物提供新的童话,每篇得50美元的稿酬,条件是这篇作品只能在美国发表一个月以后才得在别的地方刊出。所以这篇作品直到 1909年才在丹麦的《圣诞节之书》( Juleboger)上刊出,这已经是安徒生逝世24年以后的事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