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第二场 城堡中的厅堂 

哈姆莱特及若干伶人上。

哈姆莱特 请你念这段剧词的时候,要照我刚才读给你听的那样子,一个字一个字打舌头上很轻快地吐出来;要是你也像多数的伶人们一样,只会拉开了喉咙嘶叫,那么我宁愿叫那宣布告示的公差念我这几行词句。也不要老是把你的手在空中这么摇挥;一切动作都要温文,因为就是在洪水暴风一样的感情激发之中,你也必须取得一种节制,免得流于过火。啊!我顶不愿意听见一个披着满头假发的家伙在台上乱嚷乱叫,把一段感情片片撕碎,让那些只爱热闹的低级观众听了出神,他们中间的大部分是除了欣赏一些莫名其妙的手势以外,什么都不懂。我可以把这种家伙抓起来抽一顿鞭子,因为他把妥玛刚特形容过分,希律王的凶暴也要对他甘拜下风。请你留心避免才好。

伶甲 我留心着就是了,殿下。

哈姆莱特 可是太平淡了也不对,你应该接受你自己的常识的指导,把动作和言语互相配合起来;特别要注意到这一点,你不能越过自然的常道;因为任何过分的表现都是和演剧的原意相反的,自有戏剧以来,它的目的始终是反映自然,显示善恶的本来面目,给它的时代看一看它自己演变发展的模型。要是表演得过分了或者太懈怠了,虽然可以博外行的观众一笑,明眼之士却要因此而皱眉;你必须看重这样一个卓识者的批评甚于满场观众盲目的毁誉。啊!我曾经看见有几个伶人演戏,而且也听见有人把他们极口捧场,说一句比喻不伦的话,他们既不会说基督徒的语言,又不会学着基督徒、异教徒或者一般人的样子走路,瞧他们在台上大摇大摆,使劲叫喊的样子,我心里就想一定是什么造化的雇工把他们造了下来:造得这样拙劣,以至于全然失去了人类的面目。

伶甲 我希望我们在这方面已经有了相当的纠正了。

哈姆莱特 啊!你们必须彻底纠正这一种弊病。还有你们那些扮演小丑的,除了剧本上专为他们写下的台词以外,不要让他们临时编造一些话加上去。往往有许多小丑爱用自己的笑声,引起台下一些无知的观众的哄笑,虽然那时候全场的注意力应当集中于其他更重要的问题上;这种行为是不可恕的,它表示出那丑角的可鄙的野心。去,准备起来吧。(伶人等同下。)

波洛涅斯、罗森格兰兹及吉尔登斯吞上。

哈姆莱特 啊,大人,王上愿意来听这一本戏吗?

波洛涅斯 他跟娘娘都就要来了。

哈姆莱特 叫那些戏子们赶紧点儿。(波洛涅斯下)你们两人也去帮着催催他们。

哈姆莱特 喂!霍拉旭!

霍拉旭上。

霍拉旭 有,殿下。

哈姆莱特 霍拉旭,你是我所交结的人们中间最正直的一个人。

霍拉旭 啊,殿下!——

哈姆莱特 不,不要以为我在恭维了你;你除了你的善良的精神以外,身无长物,我恭维了你又有什么好处呢?为什么要向穷人恭维?不,让蜜糖一样的嘴唇去吮舐愚妄的荣华,在有利可图的所在屈下他们生财有道的膝盖来吧。听着。自从我能够辨别是非、察择贤愚以后,你就是我灵魂里选中的一个人,因为你虽然经历一切的颠沛,却不曾受到一点伤害,命运的虐待和恩宠,你都是受之泰然;能够把感情和理智调整得那么适当,命运不能把他玩弄于指掌之间,那样的人是有福的。给我一个不为感情所奴役的人,我愿意把他珍藏在我的心坎,我的灵魂的深处,正像我对你一样。这些话现在也不必多说了。今晚我们要在国王面前演一出戏,其中有一场的情节跟我告诉过你的我的父亲的死状颇相仿佛;当那幕戏正在串演的时候,我要请你集中你的全副精神,注视我的叔父,要是他在听到了那一段戏词以后,他的隐藏的罪恶还是不露出一丝痕迹来,那么我们所看见的那个鬼魂一定是个恶魔,我的幻想也就像铁匠的砧石那样黑漆一团了。留心看他;我也要把我的眼睛看定他的脸上;过后我们再把各人观察的结果综合起来,给他下一个判断。

霍拉旭 很好,殿下;在演这出戏的时候,要是他在容色举止之间,有什么地方逃过了我们的注意,请您唯我是问。

哈姆莱特 他们来看戏了;我必须装出一副糊涂样子。你去拣一个地方坐下。

奏丹麦进行曲,喇叭奏花腔。国王、王后、波洛涅斯、奥菲利娅、罗森格兰兹、吉尔登斯吞及余人等上。

国王 你过得好吗,哈姆莱特贤侄?

哈姆莱特 很好,好极了;我过的是变色蜥蝎的生活,整天吃空气,肚子让甜言蜜语塞满了;这可不是你们填鸭子的办法。

国王 你这种话真是答非所问,哈姆莱特;我不是那个意思。

哈姆莱特 不,我现在也没有那个意恩。(向波洛涅斯)大人,您说您在大学里念书的时候,曾经演过一回戏吗?

波洛涅斯 是的,殿下,他们都称赞我是一个很好的演员哩。

哈姆莱特 您扮演什么角色呢?

波洛涅斯 我扮的是裘力斯·凯撒;勃鲁托斯在朱庇特神殿里把我杀死。

哈姆莱特 他在神殿里杀死了那么好的一头小牛,真太残忍了。那班戏子已经预备好了吗?

罗森格兰兹 是,殿下,我们在等候您的旨意。

王后 过来,我的好哈姆莱特,坐在我的旁边。

哈姆莱特 不,好妈妈,这儿有一个更迷人的东西哩。

波洛涅斯 (向国王)啊哈!您看见吗?

哈姆莱特 小姐,我可以睡在您的怀里吗?

奥菲利娅 不,殿下。

哈姆莱特 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把我的头枕在您的膝上吗?

奥菲利娅 嗯,殿下。

哈姆莱特 您以为我在转着下流的念头吗?

奥菲利妞 我没有想到,殿下。

哈姆莱特 睡在姑娘大腿的中间,想起来倒是很有趣的。

奥菲利娅 什么,殿下?

哈姆莱特 没有什么。

奥菲利娅 您在开玩笑哩,殿下。

哈姆莱特 谁,我吗?

奥菲利娅 嗯,殿下。

哈姆莱特 上帝啊!要说玩笑,那就得属我了。一个人为什么不说说笑笑呢?你瞧,我的母亲多么高兴,我的父亲还不过死了两个钟头。

奥菲利娅 不,已经四个月了,殿下。

哈姆莱特 这么久了吧?嗳哟,那么让魔鬼去穿孝服吧,我可要去做一身貂皮的新衣啦。天啊!死了两个月,还没有把他忘记吗?那么也许一个大人物死了以后,他的记忆还可以保持半年之久;可是凭着圣母起誓,他必须造下几所教堂,否则他就要跟那被遗弃的本马一样,没有人再会想念他了。

高音笛奏乐。哑剧登场。

一国王及一王后上,状极亲热,互相拥抱。后跪地,向王作宣誓状,王扶后起,俯首后颈上。王就花坪上睡下;后见王睡熟离去。另一人上,自王头上去冠,吻冠,注毒药于王耳,下。后重上,见王死,作哀恸状。下毒者率其他二、三人重上,佯作陪后悲哭状。从者舁王尸下。下毒者以礼物赠后,向其乞爱;后先作憎恶不愿状,卒允其请。同下。

奥菲利娅 这是什么意思,殿下?

哈姆莱特 呃,这是阴谋诡计、不干好事的意思。

奥菲利娅 大概这一场哑剧就是全剧的本事了。致开场词者上。

哈姆莱特 这家伙可以告诉我们一切;演戏的都不能保守秘密,他们什么话都会说出来。

奥菲利娅 他也会给我们解释方才那场哑剧有什么奥妙吗?

哈姆莱特 是啊;这还不算,只要你做给他看什么,他也能给你解释什么;只要你做出来不害臊,他解释起来也决不害臊。

奥菲利娅 殿下真是淘气,真是淘气。我还是看戏吧。

开场词

这悲剧要是演不好,

要请各位原谅指教,

小的在这厢有礼了。(致开场词者下。)

哈姆莱特 这算开场词呢,还是指环上的诗铭?

奥菲利娅 它很短,殿下。

哈姆莱特 正像女人的爱情一样。

二伶人扮国王、王后上。

伶王 日轮已经盘绕三十春秋,

那茫茫海水和滚滚地球。

月亮吐耀着借来的晶光,

三百六十回向大地环航,

自从爱把我们缔结良姻,

许门替我们证下了鸳盟。

伶后 愿日月继续他们的周游,

让我们再厮守三十春秋!

可是唉,你近来这样多病

郁郁寡欢,失去旧时高兴

好教我满心里为你忧惧。

可是,我的主,你不必疑虑;女人的忧伤像爱情一样,

不是大少,就是超过分量;你知道我爱你是多么深,

所以才会有如此的忧心。

越是相爱,越是挂肚牵胸;不这样哪显得你我情浓?

伶王 爱人,我不久必须离开你,

我的全身将要失去生机;

留下你在这繁华的世界

安享尊荣,受人们的敬爱:

也许再嫁一位如意郎君——

伶后 啊!我断不是那样薄情人;

我倘忘旧迎新,难邀天恕,

再嫁的除非是杀夫淫妇。

哈姆莱特 (旁白)苦恼,苦恼!

伶后 妇人失节大半贪慕荣华,

多情女子决不另抱琵琶;

我要是与他人共枕同衾,

怎么对得起地下的先灵!

伶王 我相信你的话发自心田,

可是我们往往自食前言。

志愿不过是记忆的奴隶,

总是有始无终,虎头蛇尾,

像未熟的果子密布树梢,

一朝红烂就会离去枝条。

我们对自己的所负的债务,

最好把它丢在脑后不顾;

一时的热情中发下誓愿,

心冷了,那意志也随云散。

过分的喜乐,剧烈的哀伤,

反会毁害了感惰的本常。

人世间的哀乐变幻无端,

痛哭转瞬早变成了狂欢。

世界也会有毁灭的一天,

何怪爱情要随境遇变迁;

有谁能解答这一个哑谜,

是境由爱造?是爱逐境移?

失财势的伟人举目无亲;

走时运的穷酸仇敌逢迎。

这炎凉的世态古今一辙:

富有的门庭挤满了宾客;

要是你在穷途向人求助,

即使知交也要情同陌路。

把我们的谈话拉回本题,

意志命运往往背道而驰,

决心到最后会全部推倒,

事实的结果总难符预料。

你以为你自己不会再嫁,

只怕我一死你就要变卦。

伶后 地不要养我,天不要亮我!

昼不得游乐,夜不得安卧!

毁灭了我的希望和信心;

铁锁囚门把我监禁终身!

每一种恼人的飞来横逆,

把我一重重的心愿摧折!

我倘死了丈夫再作新人,

让我生前死后永陷沉沦!

哈姆莱特 要是她现在背了誓!

伶王 难为你发这样重的誓愿。

爱人,你且去;我神思昏倦,

想要小睡片刻。(睡。)

伶后 愿你安睡;

上天保佑我俩永远灾悔!(下。)

哈姆莱特 母亲,您觉得这出戏怎样?

王后 我觉得那女人在表白心迹的时候,说话过火了一些。

哈姆莱特 啊,可是她会守约的。

国王 这本戏是怎么一个情节?里面没有什么要不得的地方吗?

哈姆莱特 不,不,他们不过开玩笑毒死了一个人;没有什么要不得的。

国王 戏名叫什么?

哈姆莱特 《捕鼠机》。呃,怎么?这是一个象征的名字。戏中的故事影射着维也纳的一件谋杀案。贡扎古是那公爵的名字;他的妻子叫做白普蒂丝姐。您看下去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啦。这是个很恶劣的作品,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它不会对您陛下跟我们这些灵魂清白的人有什么相干;让那有毛病的马儿去惊跳退缩吧,我们的肩背都是好好的。

一伶人扮琉西安纳斯上。

 

哈姆莱特 这个人叫做琉西安纳斯,是那国王的侄子。

奥菲利娅 您很会解释剧情,殿下。

哈姆莱特 要是我看见傀儡戏搬演您跟您爱人的故事,我也会替你们解释的。

奥菲利娅 您的嘴真厉害,殿下,您的嘴真厉害。

哈姆莱特 我要是真厉害起来,你非得哼哼不可。

奥菲利娅 说好就好,说糟就糟。

哈姆莱特 女人嫁丈夫也是一样。动手吧,凶手!混账东西,别扮鬼脸了,动手吧!来;哇哇的乌鸦发出复仇的啼声。

琉西安纳斯

黑心快手,遇到妙药良机;

趁着没人看见事不宜迟。

你夜半采来的毒草炼成,

赫卡忒的咒语念上三巡,

赶快发挥你凶恶的魔力,

让他的生命速归于幻灭。(以毒药注入睡者耳中。)

哈姆莱特 他为了觊觎权位,在花园里把他毒死。他的名字叫贡扎古;那故事原文还存在,是用很好的意大利文写成的。底下就要做到那凶手怎样得到贡扎古的妻子的爱了。

奥菲利娅 王上站起来了!

哈姆莱特 什么!给一响空枪吓怕了吗?

王后 陛下怎么样啦?

波洛涅斯 不要演下去了!

国王 给我点起火把来!去!

众人 火把!火把!火把!(除哈姆莱特、霍拉旭外均下。)

哈姆莱特 嗨,让那中箭的母鹿掉泪,

没有伤的公鹿自去游玩;

有的人失眠,有的人酣睡,

世界就是这样循环轮转。

老兄,要是我的命运跟我作起对来,凭着我这念词的本领,头上插上满头的羽毛,开缝的靴子上再缀上两朵绢花,你想我能不能在戏班子里插足?

霍拉旭 也许他们可以让您领半额包银。

哈姆莱特 我可要领全额的。

因为你知道,亲爱的朋友,

这一个荒凉破碎的国王

原本是乔武统治的雄邦,

而今王位却坐着——孔雀。

霍拉旭 您该押韵才是。

哈姆莱特 啊,好霍拉旭!那鬼魂真的没有骗我。你看见吗?

霍拉旭 看见的,殿下。

哈姆莱特 在那演戏的一提到毒药的时候?

霍拉旭 我看得他很清楚。

哈姆莱特 啊哈!来,奏乐!来,那吹笛子的呢?

要是国王不爱这出喜剧,

那么他多半是不能赏识。

来,奏乐!

罗森格兰兹及吉尔登斯吞重上。

吉尔登斯吞 殿下,允许我跟您说句话。

哈姆莱特 好,你对我讲全部历史都可以。

吉尔登斯吞 殿下,王上——

哈姆莱特 嗯,王上怎么样?

吉尔登斯吞 他回去以后,非常不舒服。

哈姆莱特 喝醉了吗?

吉尔登斯吞 不,殿下,他在发脾气。

哈姆莱特 你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他的医生,才算你的聪明因为叫我去替他诊视,恐怕反而更会激动他的脾气的。

吉尔登斯吞 好殿下,请您说话检点些,别这样拉扯开去。

哈姆莱特 好,我是听话的,你说吧。

吉尔登斯吞 您的母后心里很难过,所以叫我来。

哈姆莱特 欢迎得很。

吉尔登斯吞 不,殿下,这一种礼貌是用不着的。要是您愿意给我一个好好的回答,我就把您母亲的意旨向您传达;不然的话,请您原谅我,让我就这么回去,我的事情就算完了。

哈姆莱特 我不能。

吉尔登斯吞 您不能什么,殿下?

哈姆莱特 我不能给你一个好好的回答,因为我的脑子已经坏了;可是我所能够给你的回答,你——我应该说我的母亲——可以要多少有多少。所以别说废话,言归正传吧;你说我的母亲——

罗森格兰兹 她这样说:您的行为使她非常吃惊。

哈姆莱特 啊,好儿子,居然会叫一个母亲吃惊!可是在这母亲的吃惊的后面,还有些什么话呢?说吧。

罗森格兰兹 她请您在就寝以前,到她房间里去跟她谈谈。

哈姆莱特 即使她十次是我的母亲,我也一定服从她。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情?

罗森格兰兹 殿下,我曾经蒙您错爱。

哈姆莱特 凭着我这双扒手起誓,我现在还是欢喜你的。

罗森格兰兹 好殿下,您心里这样不痛快,究竟为了什么原因?要是您不肯把您的心事告诉您的朋友,那恐怕会害您自己失去自由。

哈姆莱特 我不满足我现在的地位。

罗森格兰兹 怎么!王上自己已经亲口把您立为王位的继承者了,您还不能满足吗?

哈姆莱特 嗯,可是“要等草儿青青——”这句老话也有点儿发了霉啦。

乐工等持笛上。

哈姆莱特 啊!笛子来了;拿一支给我。跟你们退后一步说话;为什么你们总这样千方百计地绕到我下风的一面,好像一定要把我逼进你们的圈套?

吉尔登斯吞 啊!殿下,要是我有太冒昧放肆的地方,那都是因为我对于您敬爱太深的缘故。

哈姆莱特 我不大懂得你的话。你愿意吹吹这笛子吗?

吉尔登斯吞 殿下,我不会吹。

哈姆莱特 请你吹一吹。

吉尔登斯吞 我真的不会吹。

哈姆莱特 请你不要客气。

吉尔登斯吞 我真的一点不会,殿下。

哈姆莱特 那是跟说谎一样容易的;你只要用你的手指按着这些笛孔,把你的嘴放在上面一吹,它就会发出最好听的音乐来。瞧,这些是音栓。

吉尔登斯吞 可是我不会从它里面吹出谐和的曲调来;我不懂那技巧。

哈姆莱特 哼,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东西!你会玩弄我;你自以为摸得到我的心窍;你想要探出我的内心的秘密;你会从我的最低音试到我的最高音;可是在这支小小的乐器之内,藏着绝妙的音乐,你却不会使它发出声音来。哼,你以为玩弄我比玩弄一支笛子容易吗?无论你把我叫作什么乐器,你也只能撩拨我,不能玩弄我。

波洛涅斯重上。

哈姆莱特 上帝祝福你,先生!

波洛涅斯 殿下,娘娘请您立刻就去见她说话。

哈姆莱特 你看见那片像骆驼一样的云吗?

波洛涅斯 嗳哟,它真的像一头骆驼。

哈姆莱特 我想它还是像一头鼬鼠。

波洛涅斯 它拱起了背,正像是一头鼬鼠。

哈姆莱特 还是像一条鲸鱼吧?

波洛涅斯 很像一条鲸鱼。

哈姆莱特 那么等一会儿我就去见我的母亲。(旁白)我给他们愚弄得再也忍不住了。(高声)我等一会儿就来。

波洛涅斯 我就去这么说。(下。)

哈姆莱特 说等一会儿是很容易的。离开我,朋友们。(除哈姆莱特外均下)现在是一夜之中最阴森的时候,鬼魂都在此刻从坟墓里出来,地狱也要向人世吐放疠气;现在我可以痛饮热腾腾的鲜血,干那白昼所不敢正视的残忍的行为。且慢!我还要到我母亲那儿去一趟。心啊!不要失去你的天性之情,永远不要让尼禄的灵魂潜入我这坚定的胸怀;让我做一个凶徒,可是不要做一个逆子。我要用利剑一样的说话刺痛她的心,可是决不伤害她身体上一根毛发;我的舌头和灵魂要在这一次学学伪善者的样子,无论在言语上给她多么严厉的谴责,在行动上却要做得丝毫不让人家指摘。(下。)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