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4 凯瑟琳·欧肖认识了林顿一家

 

1775

 

亨德雷回家参加他父亲的葬礼。更令人惊奇的是他带回来个妻子。她叫弗朗西丝,是个瘦瘦的白白的女人,咳嗽个不停。这会儿亨德雷成了这宅子的主人,他责令约瑟夫和我晚上呆在后面的小厨房里,因为我们是下人,而他、他妻子和凯瑟琳则坐在正屋里。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的境遇大不相同。凯瑟琳收到了礼物,可以继续学习,但希斯克利夫被遣去与男人们一起在农庄干活,一个干农活的,只能被允许和我们在后面厨房里一起吃饭。他们俩像两个小野人似地长大了,亨德雷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不闻不问,只要他们别碍着他的事;而他们就算被亨德雷惩罚也不吃他那一套。他们常常一大早就跑到荒原上,一整天都呆在外面,就是为了气气亨德雷。只有我才关心这两个可怜的小东西,替他们担惊受怕。

一个星斯天的晚上,该睡觉的时候还没见他们人影,亨德雷怒冲冲地命令我锁上前门。但我不想他们大冷天整夜呆在外头,所以我就没关我的窗户,留意着他们。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希斯克利夫走进了大门。见到只有他一个人,我大吃一惊。

“凯瑟琳哪儿去了?”我尖声叫道。

“在画眉山庄,在我们的邻居林顿家,”他回答。“让我进去,艾伦,我会跟你解释是怎么回事。”我下去开了门,我们一声不响地走上楼。

“别吵醒了主人!”我小声说。“现在说吧!”

“呃,凯瑟琳和我本打算走到林顿家,我们想看看伊莎贝拉和艾加·林顿是不是也像我们这样天天受他们父母的罚。”

“八成不会,”我答道。“我想他们都是好孩子,没必要惩罚。”

“不是那么回事儿,艾伦!猜猜我们从他们起居室的窗子望进去时看到了什么?那是一个很漂亮的房间,铺着软软的地毯,四壁洁白。凯瑟琳和我要是有那么一间该多好!但就在这漂亮房间的中间,伊莎贝拉和艾加·林顿正围着一条小狗又吵又闹!他们多傻啊,艾伦!如果凯瑟琳想要什么东西,我就会给她,她对我也一样。就算约瑟夫和那个坏亨德雷惩罚我,我也宁愿跟凯瑟琳在呼啸山庄,而不愿在画眉山庄与那两个傻瓜在一起!”

“小声点儿,希斯克利夫!但你还没告诉我凯瑟琳为什么没和你在一起?”

“呃,我们往里看的时候开始笑出声来,声音太大被听见了,他们就放狗追我们。就在我们要跑开的当儿,一条凶猛的大狗咬住了凯瑟琳的腿。我打了狗,让它放开她的腿,但林顿家的仆人出来抓住了我。他们肯定是把我们当贼了。凯瑟琳人事不醒,被抬进了房里,他们把我也拽了进去。我一直在不停地大叫大骂他们。

‘“这两个小恶贼!”老林顿夫人说。“这小子一定是个吉卜赛人,看他黑得像鬼一样!”林顿夫人一看到我,双手惊恐地举了起来。凯瑟琳睁开眼,艾加紧盯着她。

‘“妈妈,”他低声说,“这小姑娘是呼啸山庄的欧肖小姐。我在教堂碰见过她一两次。看我们的狗把她腿咬的!出了这么多血!”

‘“欧肖小姐和一个吉卜赛人在一起!”林顿夫人叫道。“绝对不可能!但我想你说得没错,艾加。欧肖小姐穿黑带孝,欧肖先生是最近刚过世的。一定是她。我得马上把她的腿包扎一下。”

‘“她哥哥亨德雷怎么能让她和这么个伴儿到处跑?”林顿先生问。“我想起来了,他是几年前欧肖先生从利物浦带回家的那个吉卜赛孩子。”

‘“他是个坏小子,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林顿夫人说。“你没听见刚才他骂的粗话?我的孩子们听到了这些话,真让人害怕。”’

“我被推到院子里,但我呆着没走,从窗子往里看。他们把凯瑟琳放到一个舒适的沙发上,为她清洗伤口,喂她蛋糕,给她葡萄酒喝。看到她的确受到善待我才离开他们家。她给林顿家那些笨蛋带去了些新鲜空气。他们对她好,我不奇怪。谁见到她都会喜欢她,你说是吗,艾伦?”

“恐怕你会招来惩罚的,希斯克利夫,”我黯然说道。

我说的不错。亨德雷警告希斯克利夫再也不许和凯瑟琳说话,要不就把他撵出呼啸山庄,还决定要管教凯瑟琳,让她言谈举止像个年轻淑女的样子。

她在画眉山庄林顿家里住了五个礼拜,直到圣诞节。她腿好了以后,举止比以前规矩多了。弗朗西丝·欧肖常去看她,给她带去漂亮衣服穿,劝说她要注意打扮,所以当久别的凯瑟琳终于回到家时,好像完全变了个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漂漂亮亮、穿戴留意的淑女,不再是那个毛手毛脚、帽子也不戴的小姑娘了。

跟我们大家打完招呼,她问起希斯克利夫。

“过来,希斯克利夫!”亨德雷叫道。“你可以像其他仆人一样欢迎凯瑟琳小姐回家。”

希斯克利夫成天在外面呆惯了,也不上心换洗自己的衣服。他的脸和双手黑黑的,沾满尘土。即使这样,凯瑟琳见了他还是很高兴,冲上去吻了他。然后开怀笑了起来。

“你看上去真好笑,那么黑,还闷闷不乐的!但那是因为我看惯了艾加和伊莎贝拉的缘故,他们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唉,希斯克利夫,你把我忘了吗?”

但这孩子既觉得羞愧,又很自尊,什么都没说,直到最后他突然受不了了。

“我不在这儿让你们嘲笑我!”他叫道,正准备跑出去,凯瑟琳一把抓住了他。

“怎么生气啦,希斯克利夫?你……你只不过看上去有点怪怪的,仅此而已。你真脏!”

她不大放心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和新衣服。

“你不必来碰我!”他说着,把手抽了回来。“我喜欢脏,以后还是脏!”

当他窘迫地跑出房间时,亨德雷和他妻子大笑起来,看到拆开这两个年轻人的计划似乎就要得逞,他们很开心。

第二天是圣诞节。已经邀请了艾加和伊莎贝拉·林顿来吃午饭,他们的母亲答应了,条件是要保证她的宝贝儿要离那个“坏小子”远远的。我为可怜的希斯克利夫感到难过,趁欧肖一家去教堂的功夫,我帮他洗换了干净衣裳。

“你太要强了,”替他梳那头黑发时我埋怨他。“你应该想想你们不能在一块儿凯瑟琳该多难过啊。别去嫉妒艾加·林顿!”

“我多想自己像他那样长着蓝蓝的眼睛,浅色的头发!我但愿自己能举止得体,将来还可以继承一大笔财产!”

“你的聪明和优点他可一点儿也没有!如果你心地善良,你就会变得英俊。谁又知道你父母是什么人物?说不定是国王和王后呢,比林顿家显赫多了!”

我就是这样鼓励希斯克利夫,让他对自己有更多自信。但当欧肖一家和林顿一家从教堂回来时,亨德雷二话没说就冲着希斯克利夫吼叫起来。

“我们吃完饭之前别让我看见你!你要是不马上照办我就扯掉你的长头发!”

“头发真长,”艾加说。“想不到他还能看见东西。”

希斯克利夫忍无可忍。他孤注一掷地往周围看了看,想找个家伙,接着抄起一盆热汤朝艾加泼了过去。艾加尖叫起来。亨德雷当即抓住希斯克利夫,把他推上了楼。

“亨德雷肯定是要打他!”凯瑟琳哭道。“我不愿希斯克利夫挨罚!都是你,艾加,你惹怒了他!你为什么要跟他说话?”

“我没有,”艾加答道,眼里含着泪。“我答应妈妈不跟他讲话。我只是说到他,没对他说话。”

“哎,别哭了,”凯瑟琳奚落道。“你惹的事儿够多了。我哥来了。”

亨德雷身上燥热、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这下他就会学乖了!”他说。“我们现在吃午饭吧!”

其他人好像把希斯克利夫抛到了脑后,但我看出凯瑟琳吃不下东西,我知道她是为她的朋友感到难过。那天晚上有一个巡回乐队来演奏音乐,在正屋里跳起了舞。凯瑟琳说音乐从高处听更柔美,就去坐到了黑黑的楼梯上。但我去找她时,发现她已经直接跑到房子的顶层,隔着上了锁的门跟希斯克利夫说话。然后她又爬到房顶上,从他的窗户钻了进去。我劝说他们俩照原样从房间里出来,因为我没有那扇门的钥匙。我把希斯克利夫领到下面仆人的厨房,那儿暧和,而凯瑟琳则回到客人们中间跳舞去了。

“你一定饿了,希斯克利夫,”我说。“你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吃些圣诞蛋糕吧,吃吧。”

“我什么也吃不下,”他吼道,把头埋在双手里。“我要想个法子报复亨德雷。我只盼着他别先死了!他这样对我会后悔的,艾伦!”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