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5 凯瑟琳与艾加

 

1778

 

这年夏天,亨德雷的妻子弗朗西丝生下她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他们给这个男孩起名叫哈里顿。尽管我们没有意识到,其实那个可怜的女人已是病了不短时间,在生下哈里顿后不久就死了。

亨德雷的心里只容得下两个人,他和他妻子,她这么一死,亨德雷万念俱灰。他既没哭,也没祈祷。反而怨天尤人,一天到晚地喝酒。仆人们都离开了他,只剩下约瑟夫和我。约瑟夫很高兴能有机会引用《圣经》中的警句来斥责他那恶毒的主人几句,我也离不开凯瑟琳。不管怎么说,我是与她和亨德雷一块儿长大的。

但主人的所作所为对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起了坏影响。凯瑟琳15岁时,出落成方圆数英里最漂亮的姑娘,但她傲气十足,性情暴躁。她几乎是过着一种双重生活。在呼啸山庄,受希斯克利夫的影响,她惹亨德雷生气,拿约瑟夫取笑,对我也无礼。但在她常去的画眉山庄,就表现出她性格中恬静的另一面,她彬彬有礼,聪明风趣。林顿一家都喜欢她,可怜的艾加已经爱上了她。

希斯克利夫当时16岁。他再也没有时间去学习,终日在农庄里长时间劳作使他身心疲惫、无精打采。他的脸上总是有一种愤愤然的表情,也不上心保持自己的整洁。他好像是想让人讨厌他。他不下地干活儿时,凯瑟琳还时常和他呆在一起,但他不再开口表达对她的深情,凯瑟琳碰他或吻他时,他甚至看上去很恼怒。

一天下午,亨德雷进城去了,希斯克利夫吃完午饭后进了正屋。我正在帮凯瑟琳梳理头发,因为她请了艾加·林顿在亨德雷不在家的时候来看她。

“凯瑟琳,你下午要去哪儿吗?”希斯克利夫问道。“为什么穿上了丝绸礼服?我希望不是有人要来看你吧。”

“没,没有,我没这么想,”凯瑟琳回答,说着瞥了我一眼。“但你现在应该上工了,希斯克利夫。”

“亨德雷那恶棍不常出去。我今天休假。我今天不干活儿了,我今天下午和你在一起。他不会知道的。”

凯瑟琳寻思了一会儿。她反正要让他对艾加的造访有个准备。“伊莎贝拉和艾加说今天下午要来这儿。如果他们来了,你不干活儿会受责骂的。”

“告诉艾伦说你没空儿,不能见他们,”他说。“你的这帮朋友占用了你全部时间,你多数晚上都和他们在一起,没和我。”

“那,为什么我要总和你在一起呢?”她愠怒地问道。“我们能谈些什么?你能怎样逗我开心?”

“你以前从没告诉我你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凯瑟琳!”希斯克利夫大声道。

就在此时我们听到外面传来马声,然后是轻轻的敲门声。艾加·林顿走进来,出乎意料地受到凯瑟琳的邀请,他那英俊的脸上满面春风。我搞不清凯瑟琳是不是在对她的两个朋友做比较,艾加进来时,希斯克利夫跑了出去。

“我没来得太早吧,是么?”艾加彬彬有礼地问。

“没有,”凯瑟琳回答。“别管我们了,艾伦。”

“我还在干活儿呢,小姐,”我回答,假装掸家具上的灰尘。亨德雷吩咐我如果艾加·林顿来看凯瑟琳,我要在场。

她朝我走过来,懊恼地小声说,“走吧,艾伦!”她背对着艾加,恶狠狠地抓着我的胳膊。

“噢!”我尖叫起来,要让艾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做太恶毒了,小姐!你没权伤害我!”

“我没动你,你这个嚼舌头的东西!”她恼怒地喊道,失去了自控,重重地打在我的脸上。

“凯瑟琳,亲爱的!凯瑟琳!”艾加叫道,大吃一惊。

哈里顿那孩子一向是我去哪儿他去哪儿,他马上开始哭出声来,叫着,“坏姑姑凯瑟琳!”

她提起他,摇着这惨兮兮的孩子,直到他尖叫起来。艾加冲上去想制止她。她当即转过身,用尽全身力气打在他的耳部。

这年轻人面色惨白,直奔门而去。

“你去哪儿,艾加·林顿?”她问道。“别离开我!我整夜都会难受的!”

“你打了我,我还能呆下去么?”他回答。“你让我怕了你,为你感到羞耻。我不会再来了!”

“好,走罢,随你便!”她哭喊道。“我要哭出病来!”说着倒在地板上,肩膀战栗着,眼泪顺着脸庞淌下来。

艾加已走到门口。但在那儿犹豫着,我向他喊着,催他离开。

“小姐只是个自私的孩子,先生!你最好骑马回家,忘了她吧!”

但他忍不住看着她,我就知道他没指望了。现在什么都没法使他离开她。自然而然,他回到房里关上门。这次我不管他们了,到厨房和小哈里顿呆着,但当我去提醒他们亨德雷回来了时,我看得出他们这一吵不过是让他们走得更近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