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7 希斯克利夫回来了

 

1783

 

好的,先生。凯瑟琳小姐成了林顿夫人,我们就去住到画眉山庄,我得说她的表现让我又惊又喜。她看上去对丈夫非常疼爱,对他妹妹伊莎贝拉也不错。自然,他很上心不叫人逆她的愿或给她气生。在她心情郁闷时,他就归咎于她得的那场病,大加同情。但在大部分时间里,我相信他们相互之间的深情不断增长着。

遗憾的是这种幸福没有持续下去。一天晚上,我正拎着一篮子苹果从花园往家里去,这时我身后有一个声音说道,“艾伦,是你么?”

这声音低沉,不大熟悉。我转过身,看到在厨房门旁的阴暗处有一个又高又黑的人。

“你不认识我了?”他问道,“瞧,我不是个生人!”

“什么!”我惊叫道,因为他已经失踪四年了,“希斯克利夫!真是你吗?”

“是的,”他回答,抬头看着房子的窗户。“他们在家吗?她在哪儿?告诉我,艾伦!我得和她说话!”

“我说不好你是不是应该见她,”我犹豫道。“这会不会对她太突然了?”

“去通报她我在这儿,艾伦!”他不耐烦地说。“别让我这样受苦!”

我把他留在门口,上楼去找林顿夫妇。他们静静地坐在一起,眺望着宁静的山谷。这房间、这景致,还有那两个人,看上去那么平和安宁,我真不愿打搅他们。可我不得不通报讯息。

“有个人想见您,夫人,”我低声说。

“那我就下楼去见他,”凯瑟琳答应。“艾伦,我不在这会儿你把茶端上来。”她离开了房间。

“是谁,艾伦?”艾加先生问。

“是那个希斯克利夫,先生。您记得,他以前住在呼啸山庄。”

“什么!那个吉卜赛人,在农庄干活儿的那个?”他叫喊道。

“先生,如果林顿夫人听见您这么说他,会生气的。他出走时她很难过。她非常喜欢他,这您知道。”

艾加先生把头探出窗子,高声对他妻子说,“别站在凉地里,亲爱的!要是贵客,就把他带进来。”

凯瑟琳冲上楼进了房间,兴奋若狂,气喘吁吁。她张开双臂,一下搂住了丈夫的脖子。

“哦,亲爱的艾加!希斯克利夫回来啦!”

“好,好,”艾加先生不痛快地说道,“没有必要激动。”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她说,“但求求你,我乞求你现在跟他做朋友。我能让他上来么?”

“你想请他上到这儿,到我们的起居室?你难道不觉得他去厨房更妥当吗?”

凯瑟琳似怒似笑地看着她的丈夫。“不,”她说,“我不能坐到厨房里。艾伦,搬两张桌子,一张给你的主人和伊莎贝拉,另一张给希斯克利夫和我。我们不跟他们一起坐,因为我们层次低!这样你高兴了罢,亲爱的艾加?快拿主意!我必须让他离我近点!”

“艾伦,你去把他领上来,”艾加先生说,“还有,凯瑟琳,你别做傻事。记住,他只是个下人!”

当希斯克利夫进到起居室,我惊讶地看到他变化太大了。他脸上带着自信、睿智的表情,举止也不再粗野。虽然我还能看出他的眼中依然有一团黑色的火焰,但这个干农活的小伙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绅士。

艾加先生同我一样感到惊讶,但他还是尽可能礼貌地对他表示欢迎。可当看到妻子满脸喜色,他越来越气恼。她的目光无法离开希斯克利夫。

“到明天我都不能相信我已经见到了你,摸到了你,希斯克利夫!”她抓住他的手,兴奋地说,“可你多忍心啊!出走之后杳无音讯都四年了,也从不想我!”

“我想你要比你想我多,”他平静地说,“我听说你结婚了,凯瑟琳,我是来见你一面,然后去报复你哥哥亨德雷的。你对我的欢迎也许会改变我的计划。从最后一次听到你声音到现在,我一直过着辛酸艰苦的生活,如果说我还能幸存下来,那都是为了你!”

“凯瑟琳,”艾加先生说道,尽量保持着礼节,“请倒茶吧,否则就凉了。希斯克利夫先生还要走一段长路到他今晚住的地方,我也渴了。”

但凯瑟琳兴奋异常,而艾加先生怒气很盛,茶都喝不下。过了一会儿,他们的客人走了。我们发现他被请去住在呼啸山庄,是亨德雷先生邀请的。我无法理解亨德雷那么恨他,为何还想和他在一起,我也肯定如果希斯克利夫压根儿没回来对我们大家都会更好些。

凯瑟琳无法独享她的快乐。大半夜叫醒我聊希斯克利夫的事。

“我就是睡不着,艾伦!”她说,“我要跟艾加讲我有多高兴,他又不肯听!他真自私!”

“他向来不喜欢希斯克利夫,”我回答,“如果你再谈他,他会生气的。你认为他软弱,但只要是他认为重要的事。他可能像你一样执著。”

“不!”她笑道,“我对艾加的爱太有信心了,我想我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怪我的。他要学会把希斯克利夫当我的朋友来接受。”

“你知道希斯克利夫为什么住在呼啸山庄吗?”

“噢,是的。他解释说他去那儿找我。亨德雷请他玩牌,当他看出希斯克利夫很有钱,就请他住在那儿了。你知道我哥哥有多贪财。他会收希斯克利夫的租金,而且指望玩牌赢他的钱。希斯克利夫住在那儿是想离我近点儿。我真高兴,艾伦!我希望我身边的每个人也都高兴!”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凯瑟琳对她丈夫表现得非常亲热,画眉山庄似乎阳光明媚,因此尽管艾加先生心存疑窦,他还是允许希斯克利夫常来看她。然而希斯克利夫的来访却导致了一个我们都未曾料想的结果。艾加先生的妹妹伊莎贝拉,一个18岁的可爱姑娘,突如其来地公开说她爱上了希斯克利夫。艾加先生对妹妹十分钟爱,对此感到震惊。他明白如果他与凯瑟琳没有儿子的话,伊莎贝拉将继承林顿家族相当可观的财产。他不想让财产落入成了伊莎贝拉丈夫的希斯克利夫手中。而更非同小可的是,他怀疑在希斯克利夫绅士般的外表下隐藏着真实的险恶居心。

凯瑟琳竭力劝伊莎贝拉说希斯克利夫不值得她爱,但可怜的伊莎贝拉妒嫉凯瑟琳与希斯克利夫的关系,对此听不进去。最后,凯瑟琳告诉希斯克利夫本人说伊莎贝拉爱上了他。她以为自己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我怎么能爱那个傻姑娘?”他反问道,“她那张脸凄惨苍白,一双蓝眼睛也毫无神采,像你丈夫似的!可……她将从他那儿继承家族的财产,对吧?”

“对,”凯瑟琳答道,“但别惦记那个,希斯克利夫。我希望艾加和我会生几个儿子,然后他们来继承财产。”

凯瑟琳没再提起这件事,可我肯定希斯克利夫经常在盘算着它。在过后的几天里我留心观察他。我希望他别做什么伤害艾加先生的事,艾加先生对我是个仁慈的主人。我也在担心呼啸山庄的事态如何。在我看来,亨德雷和他儿子哈里顿像是迷途的绵羊,而我知道有一只恶狼正在伺机对他们发起进攻。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