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10 希斯克利夫最后一次看望凯瑟琳

 

1784

 

希斯克利夫给了我一封致凯瑟琳的信,但我决定在艾加先生不在家时再给她看。我从呼啸山庄回来后过了四天时找到了一个机会。那是个礼拜天,艾加先生和所有家仆都到教堂去了,留我一个人照看凯瑟琳。

她在楼下一个开着的窗户旁坐着,享受着春天的阳光。她得病之后容貌变了,但她惨白的面庞有一种莫名的美。她不再读书,也不再做针线活儿,但常静静地坐在那儿,呆呆地望着远方。她的目光好像盯着远处的什么东西,正常视线以外的东西。

我把信给她看,可她显得有些茫然,似乎无法理解,所以我不得不解释一下。

“是希斯克利夫来的,”我轻声说。“他在花园里,想见你。我该怎么跟他说?”

她什么也没说,但从椅子里欠起身在听着。我们俩都听到有人从厅里走过来。希斯克利夫意识到房子里没有什么人了,就找了扇敞开的门。凯瑟琳急切地望着房门。他出现了,两步就走到她的身边。他把她抱在怀里,一遍遍地吻她,足足有五分钟。他看着她的脸,十分痛苦。他和我都能看出来,凯瑟琳永远不会复原了,她肯定是要死了。

“噢,凯瑟琳!噢,我的命根子!我如何能忍受得了!”他痛苦地叫道。

“你和艾加伤透了我的心,”凯瑟琳说。“你们都想让我怜悯你们!你多健壮啊,希斯克利夫!我死后你还能活好多年!等我入土之后,你会忘了我,和别的人幸福地生活吗?”

“你这么说一定是中了邪,凯瑟琳。你明白在你离开我之后,你的话仍将会烙印在我记忆中。你知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

“我不想你比我多受罪,希斯克利夫。我只想我们俩在一起,永远。”

希斯克利夫转开身,他的双肩在颤抖。

“这不是我的希斯克利夫,”凯瑟琳对我说道。“我将永远爱我的希斯克利夫,把他带在身边。他在我的灵魂里,你知道。哦,艾伦,我真想逃离这牢狱。那儿有一个美丽的世界在等着我。你为我难过是因为我病了。可很快我就会为你们感到难过,因为我将会在你们所有人之上!”

希斯克利夫转过来面对着她,炽烈的双眼里含着泪。他们先是相对而视,然后又拥抱在一起。没人能把他们分开。

“你对我多无情啊,凯瑟琳!”他发疯似地说道。“你爱我,那为什么却嫁给了艾加·林顿?都是你的错!我没有伤你的心,是你自己伤了自己的心!而且你还伤了我的心!你以为你死了我还想活下去吗?”

“如果是我错了,那我该死!”凯瑟琳抽泣道。“也有你的错,希斯克利夫!你离开了我,还记得吗?但我原谅你。你也原谅我吧!”

“我一看到你忧郁的双眼,摸着你瘦弱的双手,我就很难原谅。再吻吻我吧,凯瑟琳!我原谅你给我的痛苦,可我怎能原谅你要死?”

凯瑟琳无声地啜泣着,把脸埋在他的肩上,泪水顺着希斯克利夫黝黑的面庞淌落下来。

我突然从窗子看到仆人们正从教堂往回走。我怕艾加先生会看到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在一起。

“我的主人马上就到了,”我提醒他们。

“我得走了,凯瑟琳,”希斯克利夫说。

“不,不!”她高声叫起来,“别走!这是最后一面了!艾加不会伤害我们的!希斯克利夫,你要走我会死的!”

“好,我亲爱的,我不走。如果他把我杀死在你的怀里,我会幸福地死去。”

这时,我的主人在门口出现了。看到希斯克利夫正抱着自己的妻子,他的脸气得煞白。

“哎,先照看她,”希斯克利夫说,把凯瑟琳交到她丈夫的怀里,“要是你想跟我说话,呆一会儿再说。”他走出了房子。

凯瑟琳好像是晕过去了,艾加先生非常担心,一时间竟忘了希斯克利夫的事。她的知觉恢复了一点,可认不出我们,显然是病得很重。我们当即把她放到床上,就在当天晚上12点她的女儿凯茜出世了,早产了两个月。她就是你在呼啸山庄看见的那年轻女士,洛克伍德先生。两个小时后,凯瑟琳死了,既没有喊希斯克利夫,也没认出艾加。我那可怜的主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我想,凯瑟琳只给他生了个女儿却没有儿子,真是太不幸了。这样在艾加先生死后林顿家的财产就会传给伊莎贝拉和她的丈夫。

凯瑟琳的遗体宁静地躺在她的床上。她死后的样子比生前更美。我不知道是否现在她“在我们之上”,像她曾说过的那样,我祈望她的灵魂已在上帝那儿找到了归宿。

早晨我去找希斯克利夫。在画眉山庄的花园里我找到了他,他一整夜都在那儿等着消息。

“她死了,我知道!”我走近时他对我叫道。“别哭,她不稀罕你的眼泪!告诉我——告诉我,是怎么——?”他想说她的名字,但说不出来。“她是怎么死的?”他最后说道,凶神恶煞般地盯着我。“别为我难过,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可怜的家伙!”我想。“你的心跟别的男人也都一样,但你的自尊心太强,不肯表现出来而已!”

我大声说,“她是在睡梦中平静地死去的。她的生命在安祥的梦中结束了。我希望她能在另一个世界同样平静地醒来!”

“你在哪儿,凯瑟琳?”他绝望地喊着。“别把我留在这儿,我找不到你!我祈求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你永远不要安息。你说是我害死了你——那就来索我的命吧!我相信被害死的人会找害他们的人索命的。变作鬼魂回来吧——把我逼疯——我不在乎!噢,上帝!我受不了啦!我活着不能没有你,我的爱人!”

他像一头野兽般地嗥叫着,好几次把前额撞到一棵树上,直到树干上沾满了鲜血。我明白我也帮不了他,就离开了。

凯瑟琳是那个礼拜五安葬的。虽然请了他的哥哥亨德雷,可他没来,又没有请伊莎贝拉,所以只有艾加先生和仆人们参加了葬礼。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她没被葬在教堂林顿家人下葬的地方,也没同欧肖家的人葬在一起。她躺在教堂墓地开阔的一角,她在那儿能呼吸到荒原吹来的空气。她丈夫的墓和她的相邻。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