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15  

 

1800

 

就在主人不准凯茜去看林顿过后几天,他问我对那个小伙子有什么看法。

“跟我说实话,艾伦,你觉得他品行怎么样?”

“嗯,先生,我觉得他不恶毒,不像他父亲。可是要了解他,您得花很多功夫,先生。他太小,还不能结婚。”

艾加先生走到窗前,朝外望去。那是一个雾濛濛的2月的夜晚,刚刚能看到教堂墓地。

“我常盼着死去,艾伦。有我的小凯茜,我非常幸福。但在那6月的漫漫长夜里我躺在她母亲的坟冢上,期望着能在另一个世界与她重逢的时候,我也同样欣慰!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艾伦。我死之前能为凯茜做些什么呢?她该嫁给林顿吗?只要他爱她,能做个好丈夫,我不会在乎他是希斯克利夫的儿子。”

“上帝会教我们怎么做的,先生,”我回答。

到了春天艾加先生的病情依旧,他还在为凯茜的前程担忧。有一天,他写信给林顿请他来画眉山庄作客。林顿回了一封长信,解释说他父亲不许他来。他恳求舅舅让他见凯茜一面,到画眉山庄和呼啸山庄之间的荒原上去散步或者骑马,因为他们在哪个家里都不能会面。艾加先生开始不同意,接着林顿又给他写了几封信。我肯定那些信在寄出前都经希斯克利夫仔细审查过。

最终艾加先生同意了。他希望如果凯茜嫁给林顿(他将继承林顿家的财产),那她至少还能住在她自己家的房子里。他不知道林顿已重病缠身,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父亲能那么无情、狠毒地对待一个垂死的孩子,这是我们后来才发现的。

在一个炎热、阳光明媚的夏日,凯茜和我策马去见她表弟。看见他既不能骑马又不能走路,而是躺在草地上等着我们,我们都大吃一惊。他比上次我见到他时脸色更苍白、身体更虚弱。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好像对凯茜和凯茜说的事都不感兴趣。凯茜当时就看出来了。

“那好,林顿,”她停了一会儿说道,“你不想和我说话,那我想我还是回家吧。”

“不,别走!”他叫起来,有些激动。“先别走!留在这儿——至少再呆半个钟头!如果你早走了,我父亲会对我发火的!”

“我想我们还能再呆几分钟,”凯茜说。

林顿小睡了一会儿,我们边等边小声说着话。有时他疼得叫出声。

“你觉得他的身体比以前好些了吗?”凯茜低声说。

“对不起,凯茜小姐,我觉得大不如从前,”我回答。

凯茜唤了一声她的小马,声音把林顿弄醒了。

“如果你见到我父亲,”他犹犹豫豫地说道,“你能不能跟他说我挺高兴的?他马上就会来了!”说罢惊恐地往四下看了看。

“我下礼拜四来!”凯茜大声说,一边跳上马。“走罢,艾伦!”

在此后的一周里,艾加先生的病日渐恶化。尽管很不情愿,凯茜还是意识到了病情严重性,于是不分昼夜地守在他的床前,她愁眉不展,气色很差。她成天只在父亲的房间呆着。到了礼拜四,我琢磨骑马透透新鲜空气会对她有好处,而且艾加先生很高兴地允许她去看林顿。他希望死后不至于把她孤孤单单地撇下。我不想让他在最后的日子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所以没告诉他林顿也在撒谎。

我们骑着马上了荒原,看到林顿还像上次一样躺在同一个地方,面带惊惧之色。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他说。

“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凯茜顿时哭了,“要是你不愿见我,为什么还要把我叫来?我父亲的病很重,我应该陪着他。”

眼泪顺着林顿的面庞往下淌,像是很害怕的样子。

“噢,我受不了啦!”他呜咽道。“凯茜,我不敢说!可要是你离开我,他会杀了我的!亲爱的凯茜,我的命攥在你的手里!善良、可爱的凯茜,你或许会答应,这样他就不会折磨我了!”

凯茜不再那么不耐烦。“答应什么,林顿?”她轻声问,“全都告诉我!你不会做伤害我的事,对么,林顿?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不敢告诉你!我父亲——”这孩子喘了口气。就在这时希斯克利夫出现了。他没看凯茜和林顿,他们还在接着说话,他悄悄地对我说。

“艾伦,艾加怎么样啦?他是快死了吗?村里的人是这么讲的。”

“是的,老爷将不久于人世了,”我回答。

“那孩子也快要死了。我只希望艾加死在他前面。要是林顿先死,我的计划就落空了。”他向儿子怒斥道,“起来,林顿!”然后又彬彬有礼地对凯茜说,“凯茜小姐,你能扶他回家去吗。他一个人走不了太远的路。”

“父亲不让我进你们家的宅子,”凯茜说。

“好罢,走,林顿。那我来带你回家。”希斯克利夫说。

“不!不!不!求你啦,凯茜!你一定要跟我来!”林顿大叫起来。他没命地抱着凯茜的胳膊。

凯茜无法拒绝他,他好像是吓得快发疯了。于是我们一起走这几步到了呼啸山庄。可当我们一进屋,我吃惊地看到希斯克利夫把前门锁上了。钥匙在他手里。

‘哈里顿约瑟夫,齐拉都不在屋,’他平静地说,‘所以只有我们自己。’

“把钥匙给我!”凯茜愤怒地喊道。“我不怕你!”她抓住他攥着的手咬了一口。他使劲打了她头两侧几下,她倒在了椅子里,浑身颤抖着。我朝他冲过去,但他把我推开了。

“你愿意怎么哭就怎么哭,凯茜小姐。”他说,“过不了几天我就是你父亲啦,只要需要,我会就这样教训你!”

希斯克利夫出去找我们的马的时候,凯茜和我忙在在厨房里找逃路。但所有的门和窗户都上了锁。林顿在炉火旁的椅子里安然地坐着,很高兴他这次没受到惩罚。我们劝说他把他父亲的计划告诉我们。

“父亲怕我很快就要死了,你知道,所以他想让我们明天上午结婚。你一整夜都要在这儿呆着了,凯茜。上午他可能就让你回家。”

“你和这个漂亮、健康的年轻小姐结婚?”我叫道。“你一定疯了!而且恶毒!你和你父亲用计把我们骗到这儿!”我晃着他,直到他开始咳嗽为止。

“我现在必须回家。父亲肯定已经担心了,”凯茜说。“我爱我父亲胜过爱你,林顿!”

希斯克利夫回来后把儿子送到楼上的床上。

“希斯克利夫先生,”凯茜哀求道,“要是我不回家,父亲会很难过的。求您让我走吧。我答应嫁给林顿。父亲会喜欢这样的,我爱他。你为什么要逼着我做我原本愿意的事?”

“他不能强迫你!”我叫道。“我要去找警察!”

“见你的鬼去罢,艾伦!凯茜小姐,你父亲难过我很开心。要是这样,你自然要在这儿呆24小时。你得实现要嫁给林顿的诺言,否则别想离开这儿。”

“请让艾伦去给我父亲报个平安!”凯茜泣不成声。“可怜的父亲!他会以为我们迷路了!”

“你来到这世上时你父亲一定恨你(至少我是这样),而在他离开这世上时他还会恨你。接着哭吧。你当了林顿的妻子就只能以泪洗面了。我想必他会是个无情、自私的丈夫。”

希斯克利夫把我们弄到楼上齐拉的房间里,被锁在里面过了一夜。我们俩都睡不着。第二天早晨7点他来找凯茜,把她带走了。在此之后整整四个昼夜里,除了哈里顿来给我送吃的,我就谁的面也没见到了。

第五天的早晨齐拉来到了房间。她见到我很吃惊,也很高兴,告诉我村里人都以为凯茜和我四天前就在荒原上迷路死了。我跑出房间去找凯茜。

大厨房里洒满了阳光,门是开着的,但只有林顿一个人在。

“她在哪儿?凯茜小姐在哪儿?”我厉声问道。

“楼上,锁在房间里,”他不动声色地答道,正吃着一块糖。“我们还不能放她走。父亲说我对凯茜不能手软。我们已经举行了婚礼,所以她现在是我妻子,得和我在一起。我不在乎她哭不哭、病不病!”

“你忘了她去年冬天对你多好,你写信给她说你爱她,她顶风冒雪来看你?如今你听信了你父亲说她的鬼话!你把她孤独地撇在一旁,任她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生病、痛苦!你可怜自己,却不肯可怜她!你真是个没心没肺、自私的小子!”

“我无法和她呆在一起!她没命地哭,我受不了!吵得我睡不着。她答应要是我把我们房间的钥匙给她,她就把她所有的书还有小马给我,但我告诉她说她没有什么东西可给我的啦。它们已经是我的了,或者说很快就会属于我。然后她哭了起来,从脖子上拿下一个小金框。里面有两张肖像,一张是她母亲,另一张是她父亲。我想把它们都从她手里拿过来,可她不肯,所以我就大叫起来。我父亲来了,命令她把画像和金框都交给他。她不肯,他——他就扇了她一记耳光,把她打倒在地,用脚踩坏了金框。他把她母亲的肖像拿走了。”

“看到凯茜小姐受虐待你挺开心吧?”我问。

“我父亲惩罚她没错。但我不喜欢看她满嘴是血的样子。她疼得说不出话来。你让我说了这么多话我都累了!你找不到房间钥匙的!走开!”

看来要劝说他帮凯茜逃走是没什么指望了,我决定尽快赶回画眉山庄,过后再救她。

回到画眉山庄,我受到仆人们的热情迎接,他们都以为我死了!但我没时间跟他们讲原委。我径直去了主人的房间。他躺在床上,极度虚弱,快要不行了。我告诉他希斯克利夫是如何骗我们入了圈套,还有凯茜很可能已嫁给了林顿。艾加先生明白过来他的仇敌是想通过他的儿子来抢夺自己的财产。他叫我去找他的律师,做好安排使凯茜不至于失去全部的继承权。

我照他说的做了,可律师捎信来说第二天才能来。我还派了四个壮汉带着武器到呼啸山庄去解救我家小姐。他们空手而归,我很生气,因为希斯克利夫把他们赶了回来。

可不该我担心。当天深夜,我正去给主人送水,听见前门有敲门声就去开门。正是我家宝贝小姐!

“艾伦,艾伦!”她呜咽着。“父亲还活着吗?”

“是的,”我哭了,“感谢上帝你又平平安安地回到了我们身边!”

“我想法儿让林顿帮我逃出了那房间!现在我得见父亲!”

他们会面时我不忍在场。我在卧室门外等着。但他们俩都很平静。凯茜的绝望和她父亲的欣慰都在沉默中表达了。他是非常安祥地死去的,洛克伍德先生。他亲着她,微弱地说,“我要去见她了,而你,亲爱的孩子,也会和我们团聚的!”他再也没有动、没有说话。

凯茜没哭,但整个上午都在他的遗体旁默默地坐着。午饭时律师来了,太晚了,已帮不了凯茜。希斯克利夫贿赂了他要他别管这事,他传达了希斯克利夫的指令。除我之外,所有的仆人都被遣走了。只允许凯茜,现在是希斯克利夫夫人,在她父亲下葬前住在画眉山庄。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