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2 南下非洲海岸

 

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过着奴隶的生活,我在屋子里、花园里干活,每天都计划着逃跑,但一直没能成功。我日夜思考着逃跑的事。我的主人喜欢乘小船去钓鱼,而且总是带上我。一个名叫莫雷的男人及一个小男孩也总跟随着我们。

一天主人对我们说:“我有些朋友明天想去钓鱼,把船给准备好。”

于是,我们搬了很多食物和饮料到船上,在第二天早上,我们等候着主人和他的朋友,但主人来时却是他独自一人。

“我的朋友今天不想去钓鱼了,”他对我说,“但你和莫雷及这孩子去为我们今天的晚餐捕些鱼来。”

“是,主人。”我平静地回答,但我内心很激动。心想,“也许这回我可以逃脱了。”

主人回到他的朋友们那儿去了,我们坐船出了海。静静地钓了一阵鱼,然后我小心翼翼地移到莫雷的身后把他推到了海里。“游回去,”我大声喊着“朝岸上游!”

我的主人喜欢打海鸟,所以有几只枪在船上。我迅速地抓过一支枪,莫雷正跟在船后面游,我朝他叫道:

“回到岸上去!你可以游到那儿,这儿离海岸不太远。我不会伤害你,但如果你一靠近这只船,我就会打穿你的睑袋!”于是,莫雷转过身尽他最快的速度游回岸上去了。

然后,我对这小孩说:“苏里,如果你帮我,我会是你的好朋友,如果你不帮我,我同样会把你丢到海里去。”

但苏里很乐意帮助我。“我愿意跟着你走遍世界,”他大声说。

我想驶向加纳利岛,但是不敢远离海岸,这只是一只小船。因此我们向南航行了几天,我们只有很少的水,这儿是危险的国度,有许多野生动物。我们害怕,但是我们常常不得不上岸去取水,有一次我用枪射死了一只野兽,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但它成了一顿美餐。

沿着非洲海岸我们朝南航行了大约10天至12天,随后一天我们看到岸上有些人——古怪的野人,他们看起来并不友善,那时我们的食物很少了,我们实在需要帮助,我们害怕,但我们不得不上岸。

开始,他们也害怕我们。或许白人从没有访问过这海岸。当然,我们不会说他们的语言,我们只好用手势和脸部表情来表明我们很饿。他们把食物搬给我们,随即迅速地离开。我们把食物搬上船,他们瞧着我们。我试图感谢他们,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他们。

正在这时候,两只大野猫从山上窜到海边来。我想它们是豹子。那些人们害怕这些野猫,那些妇女们尖叫起来。很快地,我拿起一枝枪,击中了其中一只野兽。另外一只跑回了山里。

枪对这些非洲居民来说很新奇,他们害怕这轰响的声音与烟雾。但他们对死的野猫很感兴趣。我送给他们这只死兽的肉,他们给了我们更多的食物和水。

现在我们有了很多的食物和水,我们继续航行。11天后我们接近佛得角群岛。我们可以看见它们,但由于没有风我们不能靠近。我们等候着。

突然,苏里对我叫着,“看哪,一只船!”

他是对的!我们叫喊着并且尽可能快地划着小船。但是那只船并没看到我们。这时我想起枪可以产生很多烟雾。几分钟后那只船看到了我们并且转了过来。

等我们上了他们的船,葡萄牙船长倾听了我的故事。他正要去巴西并且答应帮助我,但他对我的帮助不要任何偿报。当我试图付钱给他时,他说:“不,也许,有一天,当我需要帮助时,有人也会帮助我。”

但是他却付钱买下我的船,也买下了苏里。起初,我不愿意把苏里卖作奴隶,毕竟一起经历了我们所有危险的冒险过程。但苏里很乐意跟随船长,这位船长是一个好人。“十年后,”他说,“苏里将会获得自由”。

三星期后我们抵达巴西,我告别了船长和苏里,离开了船。继续开始了一个新的生活。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