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2

 

过了11点钟,这一家人才全都上了床。要带着这些蜂箱上路,最迟也不能迟于翌晨两点钟出发。由那条糟糕的路去卡斯特桥市有二三十英里的路,那儿星期六有集市。在一点半钟的时候,德北夫人走进苔丝和其他孩子们睡觉的卧室。

“那个可怜的人儿去不了啦,”她轻轻说道。苔丝从床上坐了起来。

“但是已经迟了,我们必须在今天把蜂箱带到!”

“也许哪个年轻小伙子能去?”德北夫人有些迟疑。“叫个昨天跟你跳舞的小伙子?”

“哦,不,绝对不行!”苔丝自尊地说,“难道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原由吗?我会感到很羞耻的!我想我可以去,如果小亚伯拉罕能陪我的话。”

苔丝和亚伯拉罕穿好了衣服,牵出了那匹名叫“王子”的老马。马车已经上好了货。在黑暗中,他们出发了。他们吃了点儿面包黄油,让自己振奋起精神,还聊起了天。

“苔丝!”一阵沉默之后,亚伯拉罕开口了。

“嗯,亚伯拉罕。”

“我们是贵族家庭,难道你不高兴吗?”

“没有特别高兴。”

“但是,你要同一位先生结婚了,你会高兴吗?”

“什么?”苔丝仰起了脸,问道。

“我们的贵族亲戚会帮助你同一位先生结婚的。”

“我?我们的贵族亲戚?我们没有这样的亲戚呀。是什么让你脑子里有这种想法的?”

“我在家里听到他们谈起这件事。在纯瑞脊那儿,有一位我们家族的有钱太太。妈妈说如果你和她攀上亲,她会帮你嫁给一位先生的。”

他姐姐突然沉默了。亚伯拉罕没有注意到姐姐已无心在听,还在继续说着。

“苔丝,你说过这些星星就是一个个世界吧?”

“是的。”

“全都像我们这儿的世界吗?”

“它们就像我们的苹果一样——大多数是好的,也有一些是坏的。”

“我们住在哪颗星星上呢?好的,还是坏的?”

“坏的。”

“假如我们住在一颗好的星星上,会有什么不同吗?”

“那样,爸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生病,也不会咳嗽,而妈妈也不会总是洗个没完。”

“而你也早是一位有钱的小姐,用不着非得嫁给一位先生不可了。”

“哦,亚比,别说了——别再说这个了!”

亚伯拉罕后来在货车上睡着了。苔丝赶着马,也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她看见父亲荒唐可笑地沉浸在骄傲中,而那位她母亲想象中的有钱绅士嘲笑着贫穷的德北家。

一阵响声和剧烈的震动突然把苔丝从梦中惊醒。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从车上跳了下来,发现是一辆沿着漆黑的马路急速行驶的邮车撞上了她那辆慢吞吞、没点灯的货车。可怜的“王子”伤势严重,苔丝眼看着它倒在了地上。

“你的车跑错道了,”邮车车夫说道,“我必须继续赶送邮件。不过,我会尽快派人来帮助你。你最好和货车一起在这儿等着。”

邮车驰走了。苔丝站在一旁等着。眼泪不住地从脸颊上流下来。天亮起来了。“王子”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半睁着眼睛。

“这全都是我的过错,”苔丝哭着说,“现在爸妈靠什么生活呢?亚比,亚比,快醒醒!我们的蜂箱运不成了——‘王子’死了!”亚比明白了所发生的事情时,露出了饱经沧桑的老人才有的表情。

“这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颗坏星星上,是不是,苔丝?”他眼泪汪汪地说道。

终于有人牵着匹马过来了。这匹马拉着货车把蜂箱送到了卡斯特桥,并在返回途中把“王子”的尸体捎了上来。到了家之后,苔丝把这事儿跟父母讲了。他们并没有生她的气,反而是苔丝自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当德北听说“王子”的尸体只能换几个先令时,他改变了主意。

“我们德伯家绝不会把我们的马卖掉换猫食的!”他坚持说。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比平常更卖劲儿地挖坟墓,“王子”下葬时,孩子们都哭了。

“他会去天堂吗?”亚伯拉罕流着泪问。但苔丝没有哭。她的脸干巴巴的,没有一丝血色。她觉得自己杀死了一个朋友。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