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3

 

德北一家的生活陷入了困境。没有“王子”运货,约翰·德北就不能像过去那样做买卖了。他从来没有坚持卖力地干过活儿,现在也就偶尔才会想找点活儿干。苔丝琢磨着怎样才能帮上父母的忙。一天,她母亲提出了一个建议。

“苔丝,得知你有高贵的血统是件幸运的事。你知道在林子那头儿有位非常有钱的德伯太太吗?她准是我们的亲戚。你应当上她那儿去,说明和她的亲戚关系。就说我们处境困难,请求她帮帮忙。”

“我不愿做这种事,”苔丝说,“如果真有这么一位太太,只要她对我们友善,就足够了。我们不能指望从她那儿得到帮助。”

“你能打动任何人,亲爱的。而且,也许会有别的什么你意想不到的事儿发生呢。”她母亲自作聪明地点着头。

“我宁愿去找工作。”苔丝伤心地说。

“你认为怎样,德北?”妻子转向丈夫,问道。

“我不愿意我的孩子去求别人帮助。”他骄傲地说,“我是这个家族里最古老的一房的家长,像我们这样高贵的家庭是不应该求助于人的。”他的这些不让去的理由让苔丝无法接受。

“好吧,妈,是我害死了马,我想我该去一趟。不过别指望她会替我找个丈夫。”

“谁说我这么想啦?”琼显得很无辜地问道。

“我知道你怎么想,妈。不过,我会去的。”

第二天早晨,苔丝步行到夏斯顿,一个她很陌生的城镇,然后搭上一辆马车前往纯瑞脊。黑荒野山谷是苔丝生活的整个世界,她从来没有远离过那个山谷。她一两年前离开了村里的学校,她所有的知识就是从那儿的课上学来的。一离开学校,她就在地里帮着干活,挤牛奶或是做黄油,靠这些来挣点小钱。她责怪母亲不加考虑地生了那么多孩子。而琼·德北自己还像个孩子似的,从不为将来打算。倒是苔丝又操心又干活,觉得对弟弟妹妹们负有责任。因此,很自然地,她就要作为家庭代表前往德伯家。

到了纯瑞脊,苔丝爬上了一个小山坡,拐过一个弯后,就看到了一座房子。她诧异地停住了脚步。这是一座很大而且几乎全新的艳红色房子,被绿色灌木围绕着。在它后面是一片叫做逐猎林的树林,这是一片原始森林。还有温室花房和保养得很好的花园。这里是不会缺钱的。苔丝踌躇着,几乎有些惊恐不安了。

“我还以为我们是古老的家族呢,”她自言自语道,“但这儿都是全新的!”她真希望她没来。

在某些方面她是想对了。这一切都归德伯,或如他们最初称呼自己的那样,归斯托克—德伯家所有。斯托克是北部一个经商的家庭,当他们迁居到南方时,就给自己加了一个听起来古老高贵的姓氏。因此,比起他们中的任何人来,苔丝都更有资格是德伯家族的一员,但对此她一无所知。

一个年轻人从花园里走了出来。他看起来有二十四岁左右,高大,黝黑,嘴唇肥厚红润,留着打卷的唇髭。

“喂,我的美人儿,我能为你效劳吗?”他说道,一边颇有兴趣地看着她。“我是德伯先生。”

苔丝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回答道:“我是来看望你母亲的,先生。”

“恐怕你不能见她,她病了。你见她有什么事儿吗?”

“我……我……这事显得太傻了!”

“不要紧,”他温和地说,“我就爱听傻事儿。说吧,亲爱的。”

“我来这儿是想告诉你们,我们是同族的亲戚,先生。”

“啊,穷亲戚吧?”

“是的。”

“斯托克家的人吗?”

“不是,是德伯家的。”

“哦,对,当然,我指的是德伯家。”

“我们有根据说自己是德伯家的人。我们家有个旧银匙,还有个印章。但我母亲用那个银匙搅汤。母亲说我们应该来告诉你们,因为我们是这个家族最古老的一房。还有,在一次事故中,我们连马都失去了。”

“你母亲可真是一片好意。”亚历克·德伯说,“我当然不会为此感到遗憾。”他倾慕地盯着她,这使苔丝的脸变得绯红。“那么你是来做一次友好访问的喽?”

“我想是的。”苔丝低声说,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在你必须回家之前,让我们在花园里转转吧,我的漂亮表妹!”虽然苔丝想尽快离开,但这年轻人坚持不让。他带她来到温室。

“你喜欢吃草莓吗?”他问。

“是的!”苔丝说,“等它们熟透了的时候。”

“它们已经熟透了。”说着,德伯就摘了一个,准备塞到苔丝嘴里。

“哦,不!”她说,“我宁愿自己来。”

但是亚历克还是把草莓放进了她嘴里。他还采了玫瑰别在她头上,并在她的篮子里装满了草莓和鲜花。他拿东西给她,自己就静静地抽着雪茄看她吃。苔丝看起来比实际上的她更成熟也更具有女人味儿。亚历克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她不会想到,就在她天真无邪地对着那些鲜花微笑时,坐在雪茄烟雾后面的,正是会给她未来生活带来痛苦的冤家对头。

“你叫什么名字?”亚历克问道。

“苔丝·德北。我家在马勒特村。”

“我一定留意看看我母亲是否能给你找份工作。”他们告别之后,苔丝带着一篮子草莓和鲜花回去了。

事情就这样开了头。为什么她一定要遇上这个不合适却如此垂涎于她的男人?而她留给那个适合于她的男人的,只不过是一个来自乡间黄昏舞会的已经模糊了的印象。在生活中,适合于爱的男人很少在适合于爱的时间出现。上天总是无视人们对爱的呼唤,直至人们呼唤得精疲力竭。这只不过是无数个阴差阳错的故事中的一个。两个无法完美结合的一半相遇了,而丢失的另一半还在别处徘徊,姗姗来迟。这样的延误即将导致悲剧的结局。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