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4

 

第二天下午,没等苔丝回到家,她母亲就先收到了一封信。信像是德伯夫人写来的,她给苔丝提供了一份养鸡的差事。琼·德北非常高兴。

“这是让你去他们那里,同时不要抱太大希望。我相信她一定会把你当做一家人看待的。”

“我宁愿留在家里跟你和爸爸在一起。”苔丝看着窗外说。

“那又为什么?”

“还是别对你说的好,妈妈,我也不太清楚。”

几天过后,当苔丝外出找工作回来时,孩子们都跑了出来,围着她手舞足蹈。

“有位先生来过这儿!”他们嚷嚷道。

琼笑意盎然。德伯夫人的儿子来拜访过,他问苔丝还能否去他那儿。

“他很英俊!”德北夫人说。

“我可不觉得。”苔丝冷漠地说,“我会仔细考虑的。”说完,她离开了房间。

“看得出来,他爱上她了。”德北夫人对她丈夫说,“毫无疑问,他会跟她结婚的,她就快是一个贵妇人啦。”

与体力或健康相比,约翰·德北更为他那新发现的血统感到自豪。“跟古老的家族联姻,使自己的血统变得更高贵,这就是年轻的德伯先生想要做的事!”

经过母亲和孩子们的劝说,苔丝终于决定去了。德北夫人则暗自筹划着婚礼。到了要走的那天,苔丝依照母亲的吩咐穿上了最好的节日礼服,跟家人告别了。

“再见,我的孩子。”约翰爵士说道,他刚刚睡了一小觉。“告诉年轻的德伯,我愿意把爵士头衔卖给他。对,卖给他,如果价钱合理的话。”

“少于一千英镑就不卖!”德北夫人喊道。

“不,告诉他一百也行!不,五十,不,二十!对,二十英镑是最低价了。家族荣誉到底是家族荣誉,再少我就不干了!”

苔丝直觉得想哭,但她还是迅速转身走了。她母亲陪她走到了村头。在那儿停住,挥手道别后,母亲就看着女儿渐渐走远了。一辆货车驶过来,装上了苔丝的行李,然后又有一辆时髦的小马车出现在她面前。驾车的是一个抽着雪茄、穿着讲究的年轻人。苔丝犹豫了一下,然后上了车。

琼·德北瞪大了眼睛,头一次怀疑起她鼓励苔丝去到底正确与否。那天晚上,她对丈夫说:“也许我应该先弄清楚那位先生对她的真实感情才对。”

“是的,也许你该这样。”约翰嘀咕着,半睡半醒。琼那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天性又恢复了。

“嗯,就算他早不娶她,他晚也会娶她。要是苔丝有点儿心计的话。”

“你是说如果他知道了她的德伯家血统?”

“不,傻瓜,如果她向他展示她的漂亮脸蛋儿。”

就在这时,亚历克·德伯正鞭打着马,驾驭着他的马车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下山。树木在飞快地倒退着。苔丝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吓蒙了。她请求他放慢速度,他根本不予理睬。苔丝尖叫着,恐惧中她抓住了他的手臂。

“别碰我的手臂,抱着我的腰!”他叫道。又到了另一座山头,他笑着说道:“伸出你的手抱着我吧,我的美人儿!”

“决不!”苔丝的语气表明她不愿再求助于他。

“苔丝,让我轻轻地吻你一下,我就停下来!”

“非这样做不可吗?”苔丝绝望地哭了。“哦,那好吧!”

马车还在急驶着。当他正准备吻她时,苔丝突然躲开了,以至于他几乎摔了下来。

“我会让我们俩的脖子一起摔断的!”他暴躁地咒骂道。

“我原以为你不会欺侮我的。”苔丝说,她的眼眶盈满了泪水。“我不想亲任何人!”

但是他坚持要这样。因此,最后她只好坐着不动,让德伯吻了她一下,但她立即就用手帕擦拭脸上被吻过的地方。就在这时,她的帽子被风吹到了地上。德伯停住了车,苔丝跳下车捡起了帽子,然后带着胜利的神情转向亚历克。

“我从这儿走着去。”苔丝说得很坚决。

“但还有五六英里路呢!”

“我不在乎。”

“你是故意让帽子被风吹掉的!肯定是这样的,对吗?”

她没做声,他怒气冲冲地对她破口大骂开了。

“请不要说这么脏的话!”苔丝叫道,“我要回到妈妈那儿去,我恨你!”

德伯突然间大笑起来。

“好了,我保证再也不这样了。”他说,“上来吧,让我用车载你去。”

但她拒绝了,并朝纯瑞脊方向走去。因此,德伯只好驾着车跟在她身旁。两个人就这样缓缓前行着。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