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5

 

苔丝要养的鸡关在德伯夫人庄园的一间旧茅舍里。第一天她就要带着几只鸡去见它们的主人。她马上就意识到这个老妇人已经双目失明。德伯夫人一只只地抱过她的鸡,仔细地抚摩着,以便确认它们全都很好。之后,她突然向苔丝问道:

“你会吹口哨吗?”

“吹口哨,夫人?”

“对,吹点儿曲调。我要你练习每天给我的鸡儿们吹口哨。”

“是,夫人。”

苔丝对德伯夫人的冷漠并不感到惊讶,她本来就没对这样一位贵妇人抱更多的期望。然而她并不了解,这个老妇人根本就没听人说起过她们的亲戚关系。

苔丝开始喜欢上了这份养鸡的差事。第二天,在鸡舍的院子里,她决定奉命练习吹口哨,但她震惊地发现她把怎么吹口哨全给忘光了。突然,她发觉围墙附近一棵树后有响动,是亚历克·德伯在那儿。

“喂,苔丝表妹,”他说,“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一直在墙这边观察你。瞧,我可以教你一两下。”

“哦,不,你不能这样。”苔丝叫道,转身朝房门走去。

“别担心,我不会碰你的。看着……”他开始给她示范如何吹口哨。从那以后,苔丝发现自己可以按照德伯夫人的心意对着那些鸡儿吹调子了。几个星期来,她经常在花园里遇见德伯,渐渐地在他面前也就不再感到害羞了。

每个星期六晚上,附近地区的农民们都会到两三英里以外的镇上喝酒、跳舞,然后在星期天睡个懒觉。很长一段时间,苔丝都没有跟他们去。但过了一阵子,苔丝想改变一下原来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开始有规律地去参加这一周一次的活动。夜里她总是和大伙儿结伴回来,在一群人当中,她可以寻得保护。一个周六的晚上,她正在镇上寻找同伴儿,因为到该回去的时候了。这时,她遇上了亚历克·德伯。

“怎么了,我的美人儿?这么晚了还在这儿?”他笑着对她说。

“我只不过在等我的朋友们。”她回答道。

“我会再找你的,”当她走开时他说道。

她看到那些人还在疯狂地跳着舞,不像就要回去的样子,于是变得焦急起来。她又一次看到了亚历克,他正等在门口,雪茄烟在黑暗中闪烁着红光。最后她还是跟着一群人逛着回去,他们全都喝了酒,但是她觉得这样也比孤身一人安全些。但是过了一会儿,她卷入了一场争吵中,正极力想从愤怒的人群中脱开身时,亚历克骑着马过来了。他叫她坐在他的马背上,要带她回去。她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他们在黑暗中往前骑着,苔丝扶着亚历克。她太累了,那个星期她每天都5点钟起床。因此,她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偏离了大道,进入逐猎林,那片英格兰最古老的森林。空气中开始弥漫着雾霭。终于,亚历克老实地承认他迷路了。

“放我下马吧,先生。”苔丝立即哭叫道,“让我从这儿走回去!你不该把我从大道带到这儿来,这太过分了!我早知道不该相信你的!”

“别着急,我的美人儿,”亚历克笑着说,“我以为你会喜欢在这样美丽的夜晚多骑一会儿的。但我不能让你走。现在雾这么大,你是根本找不着路的。我把你放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我们现在到了哪儿。我回来以后就告诉你。那时,你可以跟我骑马回去,也可以一个人走回去——随你的便。”

这么一说她便同意了。“我需要牵着马吗?”她问。

“不,它会乖乖地待着的,”亚历克回答道,“顺便告诉你,你父亲今天有匹新马了,孩子们也得到了一些新玩具。”

“是……是你送给他们的吗?哦,真得谢谢你的一片好心!”苔丝心情沉重地嘀咕着,“我真有点儿希望你没这么做!”

“苔丝,现在你会爱我一点了吧?”

“我很感激你,”她承认道,“但是,恐怕我并不——”她开始哭了起来。

“别哭,我的宝贝儿。现在你就坐在这儿,等我回来吧!”他用枯叶给这疲倦的女孩儿铺了张床,还给她披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他离开了她,走入大雾中,试图辨别他所在的地方。回来时他发现苔丝早已熟睡。他看到了在一堆树叶中穿着白色衣裙的她,黑暗中一个柔弱、美丽的身影。他俯下身来,用自己的脸颊贴着她的。这儿到处都那么漆黑、静谧。鸟兽们都安全地在树上或树下睡着了。但是有谁会来照料苔丝?又有谁会来保护她的贞节呢?

“苔丝!”德伯唤道,并在她身边躺了下来。这个柔弱的女子是无力抵挡他的。

为什么苔丝会失去少女的贞操?为什么不合适的男人要与不合适的女人结合?为什么坏人总是毁灭好人?为什么美丽总被邪恶践踏?数千年来的哲理无法给予我们这些问题的答案。这些事情发生着,总在发生着。也许过去,苔丝的祖先们,那些真正的德伯家的人,在经历了一场战斗返回时,曾对乡村的姑娘们做过同样的事,甚至更残酷的事。但我们不能认为这是苔丝的过错,应由她来偿还。也许就像她村子里的人们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从这以后,苔丝的生活就截然不同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