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11

 

到了7月,天气非常炎热。悬浮在平坦的山谷中的大气就像麻醉剂一般,笼罩着奶场的人们、奶牛和树木。这是挤完奶后的一个星期天的早晨。苔丝和另外三个姑娘急匆匆地换上衣服,准备到梅尔斯托克教堂去,那儿距塔尔勃塞有三四英里远。前一天刚下过很大的暴雨,今天却阳光明媚,空气温和清新。当姑娘们走到通向梅尔斯托克那条路的最低的一段时,发现这一段路被洪水淹没了。平时穿着工作服和靴子,她们走过去就行了。但今天她们穿着做礼拜才穿的白袜子和薄鞋子,她们可不想把它们都毁了。还有一英里路,教堂的钟声已经响了。

突然,她们看到安吉尔·克莱尔正朝这边走近。他远远就看见她们了,是过来帮助她们的,特别是她们中的某一个。

“我把你们都抱过水去,你们所有人。”他开口提供帮助。四个人的脸不约而同地全红了,好像心有灵犀。

“现在,玛丽安,用你的手臂抱住我的肩膀,抱紧点!”然后安吉尔抱起她走了。下一个是伊茨·休爱特。她激动得嘴唇都干了。然后安吉尔又回来接蕾蒂。当他抱起她时,他瞥了一眼苔丝。他用不着更直接了当地说:“很快就到你和我了。”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

这下轮到苔丝了。他把她抱了起来。当她发现自己因他的贴近而激动时,她有些局促不安。

“抱过三个相貌平平的姑娘,就为了抱一个漂亮的。”他轻轻说道。

“她们是比我更好的姑娘,”她勇敢地说。

“对我来说不是,”安吉尔说道。她的脸又红了。一阵沉默后,克莱尔站住了,低下头,把自己的脸靠近苔丝的脸。

“哦,苔丝!”他轻唤道。她的脸颊微微红着,不能直视他的眼睛。出于对她的端庄的尊重,他没有再做出什么。然而,他走得很慢,尽可能地延长这段行程。然后他把她放在了干地上。她的朋友们都瞪圆了眼睛,关切地注视着他们。他说了声再见就沿原路返回了。

四个人继续往前走着。玛丽安打破了沉默,说道:“不,在她面前我们没有机会!”她闷闷不乐地看着苔丝。

“你这是什么意思?”苔丝问道。

“他最喜欢你!最最喜欢!当他抱你过来时,我们都看到了。如果你鼓励他的话,哪怕只有一点点鼓励,他就会吻你的。”

她们的愉快心情一扫而光,但她们也并不怀恨在心。她们都是宽厚的乡下姑娘,能够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苔丝的心在作痛。她知道她爱安吉尔·克莱尔,也许这种爱变得更强烈了,因为其他姑娘也在爱着他。然而,正是她那颗充满渴望的心,对她的朋友们产生了同情。

“我将永远不会妨碍你们的!”那天晚上在卧室里,她向她们宣布,“我认为他并没有在考虑结婚,但是即使他向我求婚,我也会拒绝他的,就像拒绝任何其他男人一样。”

“哦,为什么?”她们问。

“我不能结婚!但是我认为他不会选择你们中任何一个的。”

这样,姑娘们还是朋友。她们互相分享彼此的秘密。她们卧室的空气中充斥着没有希望的热情。她们的心被激情燃烧着。但是因为她们不抱任何希望,她们之间也就没有妒忌。他们甚至还听说,安吉尔的家人正打算让他娶一个邻居的女儿。克莱尔对她的关注对苔丝来说,已不再有任何重要性。这只是一次夏天的、转瞬即逝的吸引,仅此而已。

气温不断地升高。在这多风暴的空气中,甚至短暂的吸引都会成为深深的爱慕。自然中的一切事物都为爱作好了准备。克莱尔对温柔沉静的苔丝的爱也越来越炽烈了。地是干的,马车驶过,扬起一片尘烟。奶牛跳过栅门,被一群苍蝇追逐着。奶场主克里克卷起袖子从星期一干到星期六,为了图凉快,工人们都在地里挤奶。

就在这样的一个下午,苔丝和安吉尔在相距不远的地方挤着奶。苔丝习惯于把头靠在奶牛的身上休息,眼睛注视着远方的田野。阳光照在她脸庞秀美的轮廓上。她不知道克莱尔已经跟着她过来了,正坐着观看她。那是张多么讨人喜欢的脸啊!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动人的唇齿,恰如含雪的玫瑰一般。

突然,克莱尔从坐的地方一跃而起,顾不上奶牛是否会把奶桶踢翻,快速地向她跑去。他跪在她身旁,把她搂进了怀里。那一刻,苔丝又惊又喜,她让自己依顺地偎在了他的怀里。他差点就要亲吻那张充满诱惑的小嘴了,但他抑制住了自己。

“请原谅我,苔丝,我亲爱的!”他轻声说道,“我本来应该问问你的。我爱你,苔丝,真的!”

苔丝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的眼里开始噙满泪水。

“为什么哭,亲爱的?”他问。

“哦,我不知道!”她轻声说道,试图脱身走开。

“嗯,我终于向你表露了我的真情,苔丝,”他有些奇怪地叹了口气,说道。这表明他的情感战胜了他的理智。“我真地爱你,真心诚意地爱你,但是现在我不该有过分的表示,我吓着你了。”

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他们又开始挤奶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当奶场主克里克走过来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之间有什么瓜葛。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并将改变他们的整个世界。作为一个讲究实际的人,这位奶场主可能会嘲笑爱情,但是爱情惯于改变人们的生活。这是一种应该受到尊敬的力量。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