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17  一个悔过自新的人

 

自从离开纯瑞脊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或听说德伯。虽然他是以一个传道士、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的身份公然地站在那里,可是,她对他仍然感到恐惧。他已经改变了他的装束、他的发型、他的胡须和他的表情,可是她真地能相信他已经改变了他内心最深处暗藏的想法和信念吗?

她一从惊异中缓过神来,就赶紧走开了,想避免让他注意到她。但是他突然看见她了,这一发现给他带来了触电般的震惊。他的激情消退了,他的声音含糊了,他的嘴唇哆嗦着,他的眼睛慌乱不安地瞟来瞟去。苔丝加快步伐上了路。

然而,她一边走一边觉得他在她离开时一定盯着她的背影看。现在她知道了,她永远都无法如她所希望的那样摆脱过去。在她死去之前,她过去经历的各种见证者重重包围着她。当她朝着山上走去时,她听到背后响起了脚步声,她掉过头去,看见的是那个只要她一息犹存,便最不愿意在这世上见到的人。

“苔丝!”他说,“我是亚历克·德伯!”

“我知道是你,”她冷漠地回答。他们一起朝前走着。

“你一定纳闷,为什么我要跟着你。嗯,我觉得你是我最想从地狱中拯救的一个人。所以我就来这么做了。”

“你拯救了你自己吗?”

“是上帝做了这一切,不是我!我得告诉你我是怎样渐渐地相信他的。你曾经听说过爱敏斯特的牧师,老克莱尔先生吗?一个严格、真诚的人。”

“我听说过,”苔丝说道。

“嗯,有一次他来到纯瑞脊,竭力给我指出我当时的生活是多么邪恶。那时候,我辱骂了他。可是后来,我母亲去世了,不知怎么地,我开始思考老克莱尔先生说过的话。打那以后,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帮助其他人,还有了解上帝……”

“别再说下去了!”苔丝叫了起来,“我不能相信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改变!你这样跟我说话,我几乎要恨你了!你知道,你怎样地把我的生活给毁掉了!你寻欢作乐了一段时间后,又要确保在天堂里给你留个地方!”她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脸,说道。

“别这样看着我!”亚历克说,“你的眼睛让我回想起了——唉,女人的脸蛋对我的威力真是太大了。别看着我!这可能对你有危险!”

终于,他们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那儿竖着一块奇异的石头。这是个荒僻、险恶的地方,人们都不喜欢在此久留,亚历克在这儿停住了。

“我得在这儿右拐了,今晚六点钟我还要讲道呢。跟我说说,我们分手以后你的生活怎么样?”

苔丝跟他说了孩子的事。亚历克很震惊。

“你早该告诉我!那么,来,在我们分手之前,你把手放在这块石头上,这里有过一个神圣的十字架。我很害怕你对我产生的威力。对着十字架发誓你永远不会引诱我犯罪!”

“我的天哪!你怎么会要我做这种毫无必要的事!我连见都不想再见你!”

“没错,不过,发誓吧。”

苔丝把她的手放在石头上,发了誓。

“我会为你祈祷的,”亚历克一边走一边喊道,“谁知道呢,也许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苔丝怏怏不乐地继续她的路程,不久,她在路上碰见了一个人,他告诉她,那个十字架没有宗教的含义,而是给一个罪犯被判处死刑和埋葬的地方做个标记。听到这件事情让苔丝有些发颤。终于,她走到了弗林特石灰谷。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有一天苔丝正像平常那样在地里干活儿,亚历克·德伯看她来了。他向她说明他打算把纯瑞脊的土地卖了,然后去非洲救助那儿的穷人。

“你愿意帮我挽回我对你犯下的罪过吗?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哦,不,先生!”她惊骇地叫道。

“为什么不行?”他脸上的失望显而易见。不仅仅是他的责任促使他提出这个请求,还有他对她昔日的激情。

“你知道我不爱你,”苔丝回答说,“实际上,我爱上别人了。”

“也许那只是一时的感情……”

“不是!”

“是的!为什么不是?你一定得告诉我!”

“嗯,那么……我已经嫁给他了。”

“啊!”他惊叫起来,愕然地注视着她。

“在这儿,这是个秘密,”她请求道,“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他是谁?”德伯问道,“他在哪儿?他为什么不在这儿照料你?把你抛下干这样的活儿,他算哪门子的丈夫?”

“别问了!”苔丝叫道,她的眼睛闪着光。

“你的眼睛!”亚历克喃喃说道,“我原以为我对你已不再有什么感觉了,但是,当我看到你的眼睛……”他抓住了她的手。

她急忙抽了出来。

“走吧,请你走吧,以你的新信仰的名义,走吧!请尊重我和我的丈夫!”

“别担心,我能控制自己。我原来只是希望我们的结合能除去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罪恶。可是这个计划现在看来已经不合适了。”他慢慢地走开了,低头沉思着什么。

这时,农场主过来了,他对苔丝浪费时间和一个陌生人交谈这事大为恼火。苔丝宁愿受到这个冷酷的人的严厉谴责,也不愿意听到亚历克·德怕的甜言蜜语。然而,有一刻她想象着与亚历克结婚来摆脱她目前艰难的生活,但是立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晚,她在房子里开始给克莱尔写信,倾诉她对他深厚的爱情。从字里行间,他原可以体会她对未来暗藏的恐惧。可是她又想起了他对伊茨的请求,又一次没能把信写完,因此,他根本就收不到这封信。

2月的一个星期天,她正在她住的小房子里吃着午饭,德伯敲响了门,他冲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苔丝!”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我无法克制自己!我无法停止想你!为我祈祷吧,苔丝!”

苔丝并不同情他。“我不能。因为我相信上帝不会因为我的请求就改变他的安排。”

“谁这么跟你说的?”

“我的丈夫。”

“啊,你亲爱的丈夫……告诉我,他都相信些什么。”

苔丝根据记忆,尽可能清楚地阐述着安吉尔的信念。亚历克密切地注视着他。

“事实上就是,你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你们女人都是这样的。”

“哦,那是因为他知道一切事情!”苔丝充满激情地回答道,“对他足够好的东西对我同样足够好。”

“哼,真有意思,”德怕咕哝着,“也许他比老克莱尔先生更好地理解了宗教。也许他是对的,不要太受《圣经》和那些教条观念的束缚。也许是我错了,竟想成为一个传教士。今天,我应该在两点半的时候讲道,但是我在这儿!我对你的感情太炽烈了!”

“你让那些人都失望了?他们正在等着你呢!”

“我在乎什么?你一直是我想要的女人。为什么你把我从宗教信仰里诱惑出来了?我无法抵御你!”他的黑眼睛显露出心荡神驰的情欲,他一步步朝她靠近。

“我无法让你不再见到我!”苔丝叫着,神经质地从他身边闪开,“请离开我吧!记住我已经结婚了!记住我无法保护自己!”

亚历克不动了,一句话也没再说,转身走了出去。但是,他还在继续思考着苔丝阐述的安吉尔的宗教逻辑。它看起来合情合理。“那个聪明的丈夫不知道他的思想可能会把我重新牵回到她身边!”他在心里窃笑道。

3月的一天,弗林特库姆一带来了一辆打谷机。这是一台大型的红色机器,它可以吞掉农场工人们装进去的所有麦子。它的旁边放着一台开动它的发动机,还站着一个技师。他生活在一个烟与火的世界里,永远是黑乎乎的,好像从地狱里来的一般。农场主安排苔丝站到打谷机边上,这样她就得干最繁重最乏味的活儿。她几乎没有机会说话或休息。到了午饭时间,她正准备吃饭时,看见德伯过来了。他已经换掉了那身牧师的服装,现在看起来就与她在纯瑞脊初次遇到时的那个年轻的绅士一样。

“你看,我又来了。”他笑着对她说。

“你为什么老来烦我呀!”她大叫起来。

“是你扰乱了我的心!你的眼睛日日夜夜地注视着我。我无法忘记它们。苔丝,当你把我们的孩子的事跟我说了的时候,我对你的感情又变得炽烈起来了。对宗教我已经失去了兴趣,这是你的罪过。”

“你已经停止布道了吗?”苔丝震惊地问道。

“是的,停止了。总之,他们是多么愚蠢的一大群人啊,听一个传教士布道!我为你那伟大的丈夫的观点折服了,我确信他的观点比老克莱尔牧师的好。真不知道我怎么就变得热情高涨了!所以,现在,我来了,亲爱的,就像过去的日子一样!”

“一点儿也不像那样了,不,现在情况不同了!”她坚决地说道,“哦,为什么你不能保持你对宗教的虔诚?”

“因为你如此生动地向我解释了你丈夫的观点,我接受它们了!哈哈!不过,说正经的,苔丝,你需要帮助。我在这儿,而你的那个丈夫不在。跟我来吧!我的马车就在田那头等着!你已经引诱我了,现在,永远地和我一起共享生活吧!”他伸出一只手臂,揽住了她的腰。苔丝气得涨红了脸,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抓起了一只笨重的皮手套,朝他的脸打去。这一定是她的祖先们经常要练习的动作。亚历克跳了起来,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

“记住一件事情!”他恼怒地说道,抓住她的肩膀,克制着自己。“记住,我的小姐,如果你是任何一个男人的妻子,你就是我的!我会再度拥有你的!晚些时候,我会再来听你的回音!”

于是他离开了,农场工人又开始了下午打谷的活儿。因为这活儿必须在今天干完,所以一直持续到晚上。苔丝越来越精疲力尽,等到他们终于干完时,她几乎快晕倒了。一直在等候着这个时刻的亚历克·德伯出现在她的身边。

“你太虚弱了,”他抓着她的手臂说道,“我已经告诉农场主了,他不应该让女人跟着打谷机干活。这活儿太累人了,我陪你走回去。”

“哦,是的,好吧!”苔丝喃喃地说道,她太累了,已感觉不到对他的惧怕。“有时候你的心肠挺好的,至少,你想弥补过去的过失,提出要跟我结婚。”

“如果我不能娶你,至少我可以帮助你。我已经跟宗教没有什么瓜葛了,但是你一定要信任我!我有足够的钱帮助你的家人,让他们都过得舒舒服服的。”

“你最近见过他们吗?”苔丝急切地问道,”“上帝知道,他们需要帮助……但是,不——不,我不能从你这儿拿任何东西,不管是为他们还是为我自己!请让我一个人待着吧!”

她一回到房间,就给安吉尔写了一封感情深切的信。我自己的丈夫:

我必须这样称呼你,我必须向你呼救了——我别无他人可求!我是这么毫无防卫地受到诱惑,安吉尔!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你难道不能趁着现在,不等可怕的事情发生,立即赶到我身边来吗?我知道,你在很远的地方,但是我需要帮助!我理解你给我的惩罚,我罪有应得,可是请你,安吉尔,请你善待我!如果你来,我就可以在你怀里安息了!

我只是为了你才活着。不要以为你离我而去,我会怨恨什么。亲爱的,没有你,我是多么孤寂啊!

难道你没有感觉到过一丝一毫你在牛奶场时对我的爱吗?我没变,我还是你以前爱上的那个女人,一点也没变。当初,我一见到你,过去的事情对我就都消亡了。难道你看不出这一点吗?

我有多傻呀,我一开始相信您会永远爱我的!我早就应该知道,我是不可能这么幸运的。

安吉尔,人们说我依然是那么漂亮迷人。可是,因为你不在这儿,我不关心我的容貌。

如果你不能到我这儿来。我能上你那儿去吗?我是这么地担心!我怕我也许会落入某个可怕的陷阱,我面临危险,救救我吧!

你忠实的心碎的妻子

苔丝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