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级

讨论区

本书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10 芭丝谢芭坠入情网

 

以后的几天中,芭丝谢芭有一两次看到托伊在干草地里干活。他对她表现出一种和蔼、友好的态度,她不再害怕他了。

“给你割草比练剑更苦!”一天,他对她说,英俊的脸上带着微笑,更加容光焕发。

“是吗?我从没见过练剑,”她答道。

“你愿意看一次吗?”托伊问。

芭丝谢芭有点犹豫。她曾听过看过战士练剑的人讲那些美妙的故事,关于闪亮的金属在空中飞舞的故事。

“我非常愿意看看。”

“好,我表演给你看。我今晚可以弄到一把剑。那你……”他俯身对她耳语着。

“噢,不!”芭丝谢芭羞红了脸说。“我不能。”

“你当然可以。谁也不会知道。”

“要是我来,利蒂也得跟我来。”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带她,”托伊冷冷地说。

“那好吧,我不带她——我自己来。不过,只来一小会儿。”

那天晚上八点,尽管疑虑重重,芭丝谢芭还是上了她家附近的那座山,然后又从山的另一面下了山。现在她来到的地方看起来像一个天然剧场,一个很深的、圆形的谷底。无论是从她的房里还是从路上都看不到这个地方。这就是托伊要她和他会面的地方。

身着大红军眼的托伊正等在那里。

“现在,”他拿出剑说,剑在夕阳的余辉中闪着光,“让我给你表演表演。一、二、三、四。像这样!倾刻间剑能杀死一个人。”

芭丝谢芭看到空中有一种彩虹,她有点透不过气来。

“多么残酷凶险啊!”她喊道。

“是的。现在我假装和你搏斗。你是敌人,唯一不同于真的搏斗的是每次我都不击中你。站在我面前,别动!”

芭丝谢芭觉得这样挺好玩的。“我先考验你一下,”托伊又说,“看你是否勇敢。”

剑从她的左边至右边,在空中一闪而过。就像穿她的身体而过。可它又落到了托伊手中,干净如初,没有一点血污。

“天哪!”她惊恐地喊到。“你杀死我了吗?不,没有!你是怎么弄的?”

“我没碰你,”托伊平静地说。“怎么,你害怕了,是吗?我说过不会伤着你,连碰都不会碰着你。”

“我并不以为自己害怕。剑很锋利吗?”

“不锋利,站着别动。好!”

刹那间,芭丝谢芭既看不到天也看不到地。剑光闪闪,在她的周围上下翻飞,映着夕阳的余晖,在空中呼啸作声。托伊中士从未像今天这样把剑练得这么好。

“你的头发有点乱,”他说,“允许我,”她还没能动一下或说句话,一绺儿头发已落到了地上。“作为一个女人,你非常勇敢!”他赞叹道。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会这样。现在,我害怕你了,真的!”

“这次,我都不会碰着你的头发。我要杀死你裙子上的那个虫子。站着别动!”

甚至都不敢抖一下,她看到他的剑尖向自己的心脏刺来。她闭上了眼,确信这次自己必死无疑,等她睁开眼时,她看到那条虫子在剑尖上死了。

“太神奇了!”她叫起来。“你怎么能用不锋利的剑削掉我的头发呢?”

“这把剑比任何一把刀都锋利,”他说,“我只能对你说谎,为的是让你有信心站着别动。”

芭丝谢芭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跌坐在草地上。

“我差点没了命,”她低声说。

“你绝对安全,”托伊对她说。“我的剑不会出半点差错。现在,我得走了。这个我得留着,好让我想着你。”他弯腰拎起那绺头发,仔细地放到衣袋里,紧贴着他的心口。她仍然软得说不出话,动弹不得。他走近她,俯下身来,他的红上衣马上就消失在草丛里了。她负疚地脸红了,流下了眼泪。就在这一刻,托伊吻了她的双唇。

自主强干的女人坠入情网时,往往会暴露出自身的弱点。芭丝谢芭不谙世事,也不了解男人,因此她很难看到托伊精心掩藏的坏品质,也就无法欣赏盖伯瑞尔·奥克的好品质,况且这种好的品质在初识时并不明显。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盖伯瑞尔去找他的女主人。他知道她在恋爱,于是决定告诫她,她正在犯错误。他找到她时,她正在田间的一条小路上散步。

“你一个人散步,我挺替你担心,小姐,”他说。“天很晚了,这一带可是有那么几个坏蛋哪!”他是想引出托伊的名字,把他归在“那么几个坏蛋”里。

“我一个也没碰见,”芭丝谢芭轻声说。

盖伯瑞尔重新试探。“将来伯德伍德农场主就会照料你了。”

“你什么意思,盖伯瑞尔?”

“我是说,你和他结婚以后,小姐。大家都这样想。总归是你让他向你求婚的呀。”

“大家都想错了,盖伯瑞尔。我什么也没答应他,我尊重他,可我不会嫁给他的。”

“你真不该见那个年轻的托伊中士,小姐。”他哀伤地说。“他可不大能配得上你。”

“你怎么敢这样说呢!他家境好,又受过良好的教育。”芭丝谢芭生气地回答道。

“他这个人不可信,小姐。别信他,求你啦。”

“他和这个村里的其他任何人都一样,按时上教堂,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恐怕谁也没在教堂里见过他吧,我是肯定没见过他。”盖伯瑞尔看到芭丝谢芭那样信任那个士兵,心都痛了。

“那是因为他总是从旧塔门进教堂,而且总坐在后排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她急切地回答道。

“你知道吗,主人,”盖伯瑞尔声音低沉,充满伤感,“我爱你,而且将永远爱你。我承认现在我穷,无法娶你。可是芭丝谢芭,我亲爱的主人,你也得想一想自己的情况啊!与那个兵交往时要小心。伯德伍德先生大你16岁,你想想,他肯定会照料好你的!”

“盖伯瑞尔,你得离开我的农场,”芭丝谢芭说,她的睑气得发白。“你不能用那样的口气和我说话,我是你的女主人!”

“别傻了!你已经把我赶走一次了,你没有我怎么能行?不行的。虽然我也想有自己的农场,可是我还是要留下来,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那好吧,如果你想留下来,也可以。不过,请你现在走开好吗?我作为一个女人,而不是你的女主人,求你了。”

“当然可以,伊芙丁小姐。”盖伯瑞尔轻声说道。她的请求令他稍感意外,因为此刻天已渐黑,而此处又是一座偏僻寂静的山上,离开住所尚有一段距离。随着她转身走开,理由便明白了。一个士兵的身影出现在山上,前来与芭丝谢芭相会。盖伯瑞尔转过身去,伤心地回家去了。路过教堂时,他仔细查看了一下那个旧塔门,只见上面覆满藤蔓,显然已经有些年头没有人出入了。

半小时后,芭丝谢芭回到了家,满耳朵灌着托伊的情话。他第二次吻了她,使她激动不已,热情高涨。于是,她立刻坐下来给伯德伍德写信,告诉他自己不能嫁给他。这封信会在他外出办事途中送到他的手里。她急于马上把信发出,于是叫来利蒂,让她去寄。

“利蒂,你告诉我,”她的女仆进屋后,她便急切地说。“对我保证托伊中士不是坏人,对我保证他不像人们说的那样追逐女人。”

“可是,小姐,他追不追女人我也不好说呀……”

“别这么让我痛苦啦,利蒂。对我说你不相信他是坏人。”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小姐,”利蒂说着哭了起来。“不管我说什么,都会让你生气的!”

“哎呀,我可真软弱,我真不该看见他!你知道我爱他爱极了,利蒂!你千万别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啊,利蒂!”

“我会替你保密的,小姐。”利蒂轻声地说。


 

上一页    下一页    英文

 
 
上一级

讨论区